着你进去。”

荧惑星主听了,低头走进宝殿,一步一拜,到了大殿中央,也不敢抬头,从怀中取出锦帛,举到头顶,说道:“启奏天帝,胡天王带天兵下界,损失半数之事,小神已经查明,还请天帝一览。”

玉座之上,昊天上帝端坐上面,挥手让左右传上锦帛,打开略略一看,脸上露出一丝冷笑。

“我天庭被巫族渗透,七杀星主和破军星主督查不力,督战不力,才有此大败?”

荧惑星主背后伸出冷汗,低头道:“小神尽力了,只问出这些。”

“七杀星主已死,依你看,这破军星主该当何罪?”

荧惑星主咬牙说道:“破军星主负了天帝期望,枉送众多兵将性命,乃是大罪。”

天庭越是战败,越是要树立威严,荧惑星主决定赌一把,天帝也需要一个交代,他也只能给出个交代。

昊天上帝合上锦帛,点头说道:“荧惑啊,你事情一直办的不错,但是将来要是你犯了错,也如今天这样吗?”

荧惑星主身体颤抖了一下,说道:“小神心向天庭,若是犯了如破军星主之错,必当身受远大于他的惩罚。”

昊天上帝点了点头,说道:“也罢,你去处理之后的事情吧。”

荧惑星主连忙跪下,叩头三拜,然后低头退了出去。

看着荧惑星主出去,一旁的太白金星忍不住说道:“这样会不会让天庭兵将寒心?”

昊天上帝叹道:“长庚啊,你跟我时间不短了,哪能看不出天庭现在虽如鲜花着锦,烈火烹油,但实际上已经风雨飘摇?”

太白金星一怔,昊天上帝还是第一次如此直白地说起天庭隐患,现在虽然仙首十二称臣,但大部分人阳奉阴违,封神尚有一段时日,这段时间天挺空闲虚得很。

而这根源,就是一千多年前的巫道和人道的更替,天庭换道并不顺利,导致从此之后,天上星宿和天道运行冲突混乱,好多神仙受了影响。

他自己自有秘法,倒是影响不大,但是昊天上帝呢?

他悚然而惊,不敢再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