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天狱殿内,荧惑星主和太阴星主看着一面面小镜子,上面分别照出一个个监牢里的情况。〖?爱阅读〗

监牢都基本已经空了,只剩下两个房间,破军星主和蔡云的。

荧惑星主摇头道:“破军星主倒也罢了,怎么这吴天神将,也这么能抗,他到底是什么来历?”

太阴星主也是疑惑,怪不得妹妹对此人青眼相看,确实有些本事。

蔡云没有猜错,整个天狱殿,就是一个法宝。

外面一天,天狱殿监牢里等于过了一百天。

蔡云觉得过去了一年多,其实外面才过去了三四天。

这本来就是为了审讯炼成的法宝,其实对于道则领悟,用处颇大,如果在三教手里,这东西就逆天了。

然而天庭是靠功德提高行为的,不重参悟,所以对于天将来说,军功才是实打实的,这东西反而是个鸡肋。

审讯天将,大家修为都不不低,小黑屋关个几十天都能撑的下来,荧惑星主也等不起。

但是有了天狱殿加速时间流速感觉,就很有用了,第一天下来,大部分天将就崩溃了。

第二天除了蔡云和破军星主,其他剩余的人也都撑不住了。

荧惑星主果然在剩下的天将中,又找到了一名潜伏很深的奸细!

此人隐藏很深,身上竟然还有巫族大能的印记,刚说了几句,身体就被身体内的黑雾瞬间腐蚀,化做一滩血水。

荧惑星主知道,上午巫族有无数秘术,尤其善于言灵下咒,这天将的样子,倒像是说出了什么关键的词语,直接被体内的巫术咒杀。

今天已经是第四天,算算监牢里面感知到的时间,有三百多天了,换成一般的神仙,在这种没有光亮和声音的地方,应该也早撑不住了。

破军星主一直在里面打坐,一动不动,但荧惑星主和他同为星主,自然知道,他是靠和命星的一丝微弱的联系,来保持神识清明。

他冷笑一声,拿出一个法宝来。

此法宝名皂雕旗,他丢起在空中,登时将这天狱殿遮了个严严实实,日月星辰的光都透不过来。

破军星主一下子和命星断了感应,神魂飘飘荡荡,找不到方向,身体颤抖起来,不一会就倒在地上,人事不省。

荧惑星主镜子里看到了,命人开了监牢的门,让手下把破军星主绑在墙上打醒,趁他意识混沌时审问,却还是一无所获。

太阴星主看他审讯手段下作,不愿意多看,直接走了。

荧惑星主走了出来,摇摇头,又命人把铁门关上。

在他眼中,其实破军星主已经算个死人了。

天庭数千年来,未尝一败,这次输得如此惨烈,总要有人背锅。

天庭还有奸细潜藏的事情也不能拿出来说,这事一传出去,天庭必定人心惶惶,乱作一团。

他看时间又过去了半天,监牢只剩下一个人了。

吴天。

他从镜子里看去,此人竟然还在若无其事地打坐,每每一段时间,就状若癫狂,过了一会,突然又好了。

他百思不得其解,破军星主有命星定魂,这吴天没有星位,靠的是什么?

他觉得这样拖下去,自己反而要拖不起了。

五万天兵,两路基本全灭,昊天上帝震怒,胡天王已经领罚,现在就等着他问出结果。

剩下吴天这个人百人神将,软硬不吃,天刑台都让他扛过去了。

自己不是不能下死手,但是他听过传言,此人曾经和龙吉公主相熟,什么关系他不敢猜,但是昊天上帝直接命人给此人喂坐忘丹,又让瑶姬陪着他,摆明了让龙吉公主死心。

这人不会和龙吉公主发生了什么吧?联想到以前云花仙子的事情,自己贸然插手天帝家事,怕是死都不够死。

他想了半天,一咬牙,此时真相其实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天庭和天帝需要一个说法!

他能做到这个位置,自然不是侥幸,还是靠自己揣摩上意,一步步爬上来的。

他走到桌子前面,展开一道锦帛,拿起笔直接在上面写起结案陈词来。

不到一刻,他已经写好陈词,自己拿起来,驾云向灵霄宝殿而去。

到了灵霄宝殿,他向值守神将说道:“烦请通传,荧惑星主有事禀报。”

值守神将进去,一会出来道:“天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