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找石矶娘娘。

石矶娘娘正掌心向天,靠在金丹里面打坐,见他进来,身子往后挪了挪,说道:“你又忍不住了?”

蔡云讪讪一笑,心道你活了上万年,这种日子自然熟悉的很,我可是闲不下来的人啊。

他苦着脸道:“我来请教师父,你是怎么忍受这么枯燥漫长的修炼的?”

石矶娘娘把手放下来,说道:“个人性格根脚不同,我是天生顽石,诞生灵智之后,过了很久才能动一下,又过了很久才能化形,期间就是一动不动,早已经习惯了。”

“你前世是天上云彩,一直在聚散分合,随风漂流,自然是喜静不喜动,这是天性,不需要过多压抑。”

蔡云有些明白了,石矶娘娘这是天生宅女,和自己这种时刻闲不下来的,本来性格就不一样。

金丹内实在太小了,蔡玉换了个姿势,离石矶娘娘稍微近了一些,登时气氛有些暧昧起来。

石矶娘娘脸上一红,她知道自己这徒弟本就不是什么正人君子,又处于突破前的心猿意马时期,要是他真对自己做点什么,怎么办?

自己还刚刚说让他不要压抑天性,这不是自己坑自己吗!

自己这徒弟不会压抑不住欲望,不顾道义,欺师灭祖吧?

蔡云其实心中也有一丝躁动。

眼前可是自己第一个师父,虽然只有一天。

然而他处于突破神仙前的关键时期,金丹内八卦五行不调,常常心血来潮,控制不住,犹如万马奔腾一般。

但是亲也亲过了,手也摸过了,要说他一点想法都没有,那是天生太监才行。

他往后一跳,出了金丹,留下一句话:“我受不了的时候会找师父说说话,先出去了啊。”

石矶娘娘松了一口去,拍了拍胸脯,发现自己竟然略微有些失望?

蔡云一边打坐修炼,一遍偶尔找石矶娘娘聊聊天,但渐渐他开始发觉不对了。

到现在为止,都快过去一年了!

但他修炼的进境极慢,他算了算,竟然只有平时的百分之一!

外面一直没人来,但是这监牢也不像有压制他修行速度的东西。

他突然心中一跳,上界一天,下界一年,说的是不是这种现象?

这难道是一种错觉,人的感觉意识和外面时间的流逝,发生了偏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