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啊!卧槽啊!疼死我了!九儿,你杀了我吧!杀了我吧!”

九儿手足无措的按着她,可是手刚一接触到她的皮肤,就传来了一阵火辣辣的疼。

她猛地把手收了回去,手掌心已经被灼得通红。

林辉在一旁看准机会,一脚把周天踢到了墙根底下。

“自己不要命,还想拉着别人垫背?!周天,你是怎么活这么大的?”

林辉之前还在想,为什么系统会踢死他即将有危险降临?

要知道,在他刚才进来的一路上,别说是危险了,就连一块稍大点的石头子都没有出现过。

由此可见,系统所说的危险必然另有原因,就在他刚才推算的过程中,这周天不顾死活的想要下去,先人一步捞点宝贝出可现,如今却连累了自己,半条命都搭进去了。

真不知道让人说什么好。

那些虫子到底是什么?

林辉皱眉想着,九儿则是掏出了纱布和止血绷带,一套行云流水的急救操作,直接把周天裹成了粽子,甚至和心血来潮的,在纱布的最后面打了个蝴蝶结。

眼看着这人躺在墙根底下,进气多出气少,林辉眼里不耐烦的情绪越发明显。

而且就在周天被他们从水里捞出来的那一瞬间,原本发疯了一样,朝他攻击的那些虫子瞬间又平静了下来,整个水面上也恢复了一片宁静祥和。

林辉打量着面前的一切,心中那种不好的预感越发强烈。

九儿将之前龙组特意研制出来的止痛药塞进周天嘴里之后,最终还是没忍住,一掌敲在了他的后脖颈上。

“见笑了!”

“丢人的又不是我。”

林辉收回视线,面上一片淡定。

“你要找的东西,应该就在水池的那头,但是你也看见了,依照我们现有的条件,过去的可能性不大。”

林辉然后有兴致地观察着九儿脸上近乎扭曲的表情,甚至还特别愉快的又补了一刀。

“而且如果我预料的不错,那食管里的东西现在已经尝到了血腥味,估计已经要醒了,你带着周天这个拖油瓶,能撑几个回合?”

九儿的嘴角抽搐着,一嘴的银牙咬得嘎嘣作响。

“林辉,你能提点有实质性价值的建议吗?”

“我能给你的最好建议就是咱们原路返回去,就当什么都不知道,然后带着这废物各回各家。”

林辉双手环在胸前,看着九儿上下起伏的胸膛,强忍笑意。

“叮,恭喜宿主解锁千年走尸,战斗数值分析……”

林辉没有,在听这狗屁系统的继续废话,那个沉在水里的石棺已经传出了几声闷响。

“kong!kong!kong!”

那动静在这阴森森的山洞里,听着格外渗人。

就像里面的东西,正在拼了命的想要敲开头顶上关押着自己的石棺,周围原本平静的水面也因为他的动作绽放出了一圈又一圈的涟漪。

那些原本浮在水面上的小虫,随着这些涟漪上下起伏,看上去格外漂亮。

当然了,如果这些虫子不吃人的话,林辉倒是也不介意弄几只回去养着。

“想好了吗?”

九儿无比挣扎,看着那二十米开外的诱惑草,两只手紧握成拳。

而林辉这也是才发现,这个士官所处的位置,正是长白山龙脉的正上方,当初的人恐怕是想借着龙脉的运势,维持着这十关注人后代家族的长治久安,盛世不衰,可是谁都没想到,沧海桑田,这石棺周围的布局早已经发生了变化!

甚至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居然在这里凝聚出了一潭死水。

活水倒是还好说,来来走走,奔流不停,也不至于凝聚死气,积存阴煞之气。

这石棺里头的东西,别说是现在的他,恐怕他就算再修两个百年,也不一定是这里的东西的对手!

想想刚才从这缝隙当中冒出来的那阵阴煞之气,林辉禁不住暗自咋舌。

恐怕刚才那头茯苓蛇钻进这山洞的时候,血腥气就已经唤醒了这石棺当中的东西!

只不过那些血腥气尚不能支撑他从这十个里头跑出来,要不是周放这个好死不死的东西,大大咧咧的直接跳进了水里,哪儿还有这么多麻烦?

林辉在心里暗暗记下了周天的生辰八字,准备回去之后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