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6、态度

    这人啊,总有一怕。

    不能说不怕死的人他就无所畏惧,只要号准了脉,想要威胁一个人,总是有办法的。

    苏乙就号准了花云的脉,这个莽撞人天不怕地不怕,死也不怕,但若是让他做不成男子汉,还让他嫁给别的男人……

    那他就怕的要死。

    花云脸色惨白,哆嗦着不敢吭声了。

    他有心想自我了断,但见识过苏乙的武功,他很清楚自己在这个人面前想死都难。

    而苏乙之前油盐不进说一不二的性子,给人一种说到做到、言行合一的印象,花云又生怕苏乙真这么对他,那他真是生不如死了。

    但让他开口向苏乙求饶服软,他又万万做不到,就干脆闭嘴不言了。

    苏乙渐渐收敛起脸上的笑容,澹澹道:“花云,今日我跟你约法三章,只要你做到我要求的三件事情,我便不会用刚才说过的办法来对付你。否则……”

    “哼!别以为我怕了你!”花云色厉内荏。

    苏乙没理他,自顾自道:“第一,今后一年,你称我为公子,不得无礼;第二,今后一年,但凡我的吩咐,只要不违侠义之道,不是有意折辱,你必须遵从;第三,今后一年,我主你仆,你我双方需义气为先,绝不能暗怀异心,彼此相害!”

    苏乙一口气说完,顿了顿又指着桌上的酒道:“若是应了,便满饮此杯!若是不应,是敌非友!”

    “你为什么不杀我们?”花云闷声道,“你之前不是说过,换了朱大哥的两个人都得死吗?”

    苏乙笑了笑:“抗元义士,杀之不祥。”

    花云看了苏乙一眼,不再说话了。

    一边冷眼旁观的徐达看到这里不禁心中微微叹了口气。

    他之前一直在想,花云这种脑子里一根筋的莽汉,认准了的事情根本不会改变,软硬不吃,谁说什么都没用。

    这样的人,苏乙除了杀他,还能做什么?

    他不看好苏乙能说服花云服从他。

    但没想到,苏乙一下就扣住了花云的命脉,一招制敌!

    虽然花云现在一脸纠结,但很了解他的徐达知道,花云已经准备答应了。

    徐达眼神凝重看着苏乙,心里暗赞苏乙洞彻人心的眼光和手段。

    但他依然想不通,苏乙为什么要这么做?

    如果他真的觉得朱元章是个麻烦,那就杀了他。如果他真的看好朱元章,那就交好他。

    事情变成现在这个结果,对双方都没有好处。

    徐达所料不错,花云果然妥协了。

    花云黑着脸纠结一会儿,一把端起酒碗,咬牙道:“我花云不是言而无信之徒,之前说好的事情,我说到做到!但只有一年!一年后你不得阻我离开!你若应了,我便做你一年仆人又如何?大丈夫能屈能伸……”

    一副自己忿忿不平,偏要自己说服自己的样子……

    苏乙笑了笑:“一年后你若想走,我不拦你。”

    “君子一言,快马一鞭!”花云端起酒一饮而尽,“砰”地把碗往地上一摔,对苏乙一抱拳:“花云参见公子!”

    苏乙微笑颔首,看向徐达。

    徐达没有犹豫,也没有纠结,端起酒碗恭敬道:“徐达,参见公子!”

    说罢便一饮而尽,不过喝完后,他把酒碗放在了桌上。

    徐达已经做好准备死在这里了,现在不用死,只是做一年仆人,对他来说已经是天大的惊喜了。

    他很清楚自己根本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所以干脆什么话都不说。

    他也没问苏乙打算把吴帧如何了,因为他很清楚屈居人下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不要多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