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灯阁 > 网游竞技 > 我的模拟经营游戏 > 第160章 他们眼中的男女平等

第160章 他们眼中的男女平等

    方岚坐在黑色的办公椅上,手里拿着一支笔,低垂着眼眸看向办公桌。

    桌子上放着最新一期的红旗报纸,上面写着安丰郡成立妇女互助联合会的报道。

    里面的的事迹,写的就是红清农场管事张翠翠遇到的事情。

    云清同她汇报这事情的时候,她还在忙着洛阳那边的事情。

    她有想过以后农场会出现了职务侵占,谋取私利,贪污腐败等行为。

    但没想到是发生在一个小管事身上,也没想过会这么快。

    方岚想着至少要等到春耕结束后,他们才会有时间去想这些东西吧?

    才能适应这个集体农庄带来的生活变化吧?

    正好她最近也忙得脚不沾地,没时间处理这里的事情。

    可万万没想到她的市民们适应得这么好。

    是她太小看人类对于环境的适应能力了。

    日常反省自己的方岚摇头感叹道。

    谋害张翠翠管事,想取而代之的这一案中背后,不是单纯的一个谋害案件。

    里面的犯人和受害者之间的关系是亲属。

    管事张翠翠是被她婆家那边的人,用各种借口威胁她让位,在多次“威迫利诱”都达不到目的下,还想用殴打逼迫张翠翠服从。

    往小的看,这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亲属谋害罪,把犯人该抓的抓,该打的打,该杀的杀就可以了。

    但这事件深究下去的话。

    就是张翠翠在她这个婆家中,她相公眼里,是一个没有人权的物品。

    可以不顾她的感受随意安排,不听话就打到听话,打死了算张翠翠倒霉。

    这是一件典型封建社会,不把女性当人看的例子。

    这是这个时代环境造成的。

    在这种以宗族,人口抱团生存,牺牲个人成就大家庭的朝代下。

    别说女性,连一些男性同样也是被剥削的对象。

    老实本分的儿子为了这个大家庭,每天做得比牛多,吃得比牛少,又娶了个不善言辞的老实媳妇,两个人起早贪黑做事赚钱,活成这个家里的牛马,生出的小孩也继续当小牛马。

    乖巧嘴甜的儿子则可以享受着牛马兄弟带来的福利,每天不干活,过得像地主家的儿子,生出的儿子继续剥削着牛马兄弟生出的小牛马孩子。

    这样的对照组年代文都写到烂了,为了家庭被父母兄弟吸血吸到死,还带着小孩妻子一起供养着大家庭的情况,并不少见。

    就像张翠翠的前夫赵大仓一样,为了侄子以后能够给他养老送终,管事之位也可以让出去。

    若封建社会对女性的剥削是明目张胆,那对底层男性的剥削则多了一个孝道的美名作为遮掩。

    这也让很多男性根本意识不到真实的处境,见兄

    弟过得好,也只会埋怨自己不受父母的欢喜,随后更加努力做事,为了赢得父母的喜爱。

    直到被榨干,也不会有人说他几句好话。

    两者都只是这个社会制度下的剥削对象罢了。

    张翠翠这一案中。

    以游戏的市民权益保护律法的角度来看,这赵家人必然是违法了。

    伤害了同样是享用着保护法的市民,甚至还可以判定赵大仓的行为,为杀人未遂。

    游戏系统可不会因为他们是一家人,就以家庭不和,家庭纠纷等和稀泥的理由做判定。

    在系统的认定里,每个市民都是独立的,平等享有市民的人权。

    以这个世界的律法角度来看,同样也是违法的。

    没想到吧,这个时代虽然是封建思想,男女不平等的社会,但是也有有明确的写了家暴的处理惩罚律法。

    只是能够实施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吴国的律法中记载

    【夫殴妻妾:

    其夫殴妻,非折伤勿论。至折伤以上减,凡人二等。须妻自告乃坐。

    先行审问,夫妇如愿离异者,断罪离异。不愿离异者,验罪收赎。至死者,绞。

    殴伤妾至折伤以上减,殴伤妻二等。至死者,杖一百,徒三年。

    妻殴伤妾,与夫殴妻罪同,亦须妾自告乃坐。过失杀者,各勿论。】

    这上面是丈夫对妻妾家暴的惩罚。

    虽然说按照伤情判定罪名,但这都必须妻子自己去官府告状才能将其丈夫论罪,也即一般情况下,是妻不举官不究。

    同样如果打死了妻子,除非有好心人或者妻子娘家人去告发,不然就这样过去了。

    就算有人告发,若是丈夫证明是过失杀人,那罪名就要重新判定。

    过失杀人这个定罪,其中的灵活性可太高了。

    除了丈夫打妻妾,还有妻妾殴打丈夫的惩罚律法,惩罚与之相比,天差地别。

    【妻妾殴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