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灯阁 > 网游竞技 > 我的模拟经营游戏 > 第149章 买家无了

第149章 买家无了

    “哟,这不是蒲大人嘛~”

    妇人甩了甩手帕,摇着腰肢往其中一个官兵的头头走去。

    蒲头役一脸正气地拿着刀,挡在了妇人前进的路上。

    妇人尴尬地停在了原地,脸上依旧媚笑不减,但是心里却直打鼓。

    作为多年嬷嬷的直觉,这次有问题啊。

    以前蒲头役他们看见她都是笑容满脸,哪里见过这等架势?

    难不成草垛巷有问题?

    有人拐卖良家女?

    可抓拐子也没这么大的阵仗吧?

    那些个大刀,看着就让人心慌。

    “蒲大人,这是怎么了?草垛巷这里不是一直都这样的吗?”

    这买卖的事情,不是默许的吗?怎么突然想着来抓人呢?

    草垛巷的管事,笑嘻嘻地走了出来,对着这群官兵拱手礼。

    这几年天不好,经常闹饥荒,为了两口饭就只能卖儿鬻女,甚至卖自己给老爷们做事。

    这整个吴国都有的事,怎么来抓人了?

    他们白固县还算是有良心嘞。

    起码没像外面的一些县,闹饥荒闹得厉害,直接在大街上卖起了菜人,这才是不把人当人。

    蒲头役没有回答这些人的话,旁边一个衙役自顾自地拿出来一大叠画得十分抽象的头像。

    指着巷子里的人,一个个念名字,被念到名字的人,都被衙役们拿着刀威胁绑了起来。

    这些生活都是在白固县几十年的人,他们之间因为某些原因整天有交集,又怎么会用到这么可笑的画像去认人?

    莫名其妙的这一出,让所有人都不敢反抗。

    一些与衙役平日里相熟的人,在被绑的时候,拼命向相熟的衙役使眼色。

    可不知道怎么了,今日白固县的衙役们都像吃错药了一样,一个个面无表情,一身正气,没给他们一个眼神。

    有些心理素质不好的人,腿都软了,脑海里疯狂回忆。

    最近有没有强抢民女,结果民女是偷偷跑出来玩耍的大官女儿,所以现在要抓他们去杀头。

    有些人想到家中的不肖子孙,不会是调戏了隐藏身份到民间游玩的圣上公主,又或者是什么州牧千金了吧?

    完了完了!这可是抄家灭族的大罪啊!

    等草垛巷全部穿着稍微好一点的人都被绑住后,有几个裤子都深色了几度,散发出一股浓烈的骚味。

    等抓齐人了,蒲头役才开口,正

    气凛然地说道:

    “因为你们这些人的主家不愿意接受市长的政令,甚至出现反抗行为,根据市长的律法规定,反抗者没收全部财产,并处于劳改犯之称,直到劳改结束,才能恢复良民之身。”筆趣庫

    ???

    在场的每个人都蒙了,这个市长又是何许人物?

    “大人冤枉啊!我什么时候违反市长命令了?”

    市长是谁?

    他们不用知道,只知道衙役们听市长话就足够了。

    有人扯着嗓子不断喊冤,他们哪里来的主家?!

    “张丙任,张丙钦,张丙理,刘占军……”

    数十个名字念了出来,都是白固县中最有钱的家族人的名字。

    “你们之间或多或少都与他们有所联系,比如香巷子就是张家开的吧。”

    蒲头役淡淡地说道。

    其余人无话可说。

    蒲头役认识他们十多年了,他们是什么情况,蒲头役一清二楚,这还能怎么狡辩?

    “你,你居然抓了张家的人!”

    嬷嬷的手被反绑着,之前还一副云淡风轻,心里想着张家人会来救她,没想到主家早都被抓完了。

    瞬间就慌了起来。

    到底是做了什么事情,闹得这般严重?

    蒲头役念的这些人可都是白固县的富豪乡绅们啊!

    蒲头役没那么多耐心一一回复这群“劳改犯”的问话,直接摆手。

    衙役们收到便拉着绳子把这些人拽离了这个草垛巷。

    只剩下被这架势吓得惶恐不安的“卖身人”们。

    买家都被抓走了,卖家们面面相觑,都在对方眼里看出了信号。

    老王扔掉了女儿衣领上的草,拉着女儿的小手,往外面跑走。

    不到半刻钟,草垛巷没有一个人。

    -------

    赵大柱扯着女儿回到村子里,脸上才敢露出晦气的表情。

    陈招娣看着相公把女儿带了回来,心中满是惊讶,连忙关上门,免得被村子里多事的人看到。

    “怎么了?大弟没人要吗?我都说大弟长得不好看,香巷子的人不会要的!”

    陈招娣看着一旁木着脸不会笑的女儿就是一股子烦闷。

    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