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逃跑

    直到晚上也没有人过来,云清从怀里摸出一块糕饼,放在嘴里慢慢用口水抿开。

    吃了一块感觉腹中疼痛没那么严重后,便不再食用,眯着眼睛继续在位置上等待着。

    第二天晚上,她拍了拍门虚弱地说:“伯娘,小叔我快饿得不行了,能不能给点吃的?”

    连续说了好几遍后,传来一阵咒骂声,她听得出来是伯娘的声音。

    万幸的是他们也有所顾忌,没想着饿死云温的大女儿,毕竟小女儿要出嫁,在这个节骨眼上大女儿还死了就算是她们的亲祖父也会被村里人质疑苛待。

    听到咒骂声,云清崩了两天的神经松了下来,接下来一定不能惹恼伯娘,争取出去,毕竟妹妹明天就要出嫁了,如果不能阻止,至少要送妹妹出门……

    很快,伯娘就打开了门,往地上扔了一块野菜团子,扔完就准备锁门。

    云清没有去拿地上沾满灰尘的野菜团子,而是直直地看着伯娘:“伯娘,妹妹怎么样?”

    “还死不了!”

    天色已经黑了,云清看不太清楚伯娘的脸色,只能从声音判断,此刻她必定是不耐烦的模样。

    云清往前走了几步,一边走一边说:“伯娘,今夜是我爹的头七,妹妹明天就出嫁了,想必我爹是很高兴的,估计会回来看妹妹和你们吧。”

    伯娘透过月色,看到云清亮得诡异的双眼,身体忍不住一抖,回过神来意识到自己被这个小丫头片子唬住了,恼羞成怒地叫道:

    “你这个贱人?赔钱货!没爹没娘的玩意还想唬老娘?你爹就算回来也不怕,活着就被人压着的玩意,死了还能翻天?你那个病秧子妹妹也迟早跟你爹走的命!至于你?再过几天老娘就给你嫁出去当人侍妾,给我儿换钱娶媳妇!你爹现在管得了这个?现在出现在老娘面前老娘照样这么说,你们这家人就是给我家铺路的石头!”

    声音虽然压低了,但掩盖不住里面的恶意和针对,云清在黑暗中握紧拳头,表情愤怒,说出的声音却十分慌乱:“伯娘,我妹妹怎么会短命,她就是要嫁去当地主少奶奶享福的!”

    听到少女惊恐不安的声音,伯娘笑了,眉梢间

    都是洋洋自得和鄙夷。

    “你那个短命鬼妹妹哪来的福气当少奶奶?她这身子只有嫁给死人的命。不过也好,短命鬼没有福气嫁给一个死人,好歹这个死人也是个地主少爷,这福气给了我儿享受,算是短命鬼唯一的用处了。”

    说完,抱着胸等着想看云清跪地痛哭流涕的样子。

    嫁给死人!冥婚!居然让妹妹去冥婚!

    云清怒火是再也忍受不住,抄起一旁的木柴对着伯娘的头狠狠地敲了过去。

    力道之大,伯娘硬是哼都没哼一声就被她敲倒在地。

    伯娘昏迷前怎么想都没想通,一直被自家压得死死的,整天唯唯诺诺的丫头为什么敢反抗?

    月色皎皎,遮挡的云彩飘过后,柔和的光把原本昏暗的房间照亮一丝光芒。

    云清神情隐晦地看着倒地不起的伯娘,嘴里还嘀咕着什么,只是声音太低,低到她自己也不清楚自己在说些什么。

    她把昏倒的伯娘拉进灶房,用绳子捆绑起来,嘴里还塞着布条,避免清醒后出声引来人。

    锁上门之前,把地上的野菜团子给捡起来,吹了吹上面的泥土,一两口就把它吃下了肚子。

    云清对自己家的地形熟记于心,就算没有顶着月色,她也能轻车熟路地来到云子玥的房间。

    “子玥?妹妹?”筆趣庫

    她轻声呼叫。

    “姐姐?”

    “嘘!别出声,姐姐带你走。”

    云清先是把她父亲生前的衣服换上,她的身形和父亲差不多,把胸部绑住,换上男装,长期劳作的身体看着和一个男人没有什么区别。

    家里的几枚铜钱都是缝在衣服上,云清一穿上,就带上了全副家当。铜钱也不多,加上她今天赚到的,也只有三十二枚。

    云子玥乖巧地看着姐姐把家里翻来翻去,就算穿上男装,也没有问为什么。

    云清一切弄完之后,摸了摸云子玥的头,透着月色确定妹妹状态目前稳定,便把她背在身后。

    温声细语的说:“现在阿姊带你去一个好地方,你不要出声哦,不然会惹来豺狼把我们都吃掉的。”

    “嗯,好的,阿姊。”云子玥双手圈住云清的脖子,一如既往地听话。

    云清确定没问题后,便背着云子

    玥消失在夜色之中。

    ------

    良道城。

    陈知县看着面前的七彩琉璃。

    “岚市市长说这是玻璃。”

    陈知县点头:“里面没有任何杂质,清透色泽鲜艳,目前的琉璃做不到这样的品质。”

    岚市他已经有两个月没听过了吧,自从覃川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