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灯阁 > 历史军事 > 渣攻洗白了[快穿] > 12、八零年代的窝囊老实人(12)

12、八零年代的窝囊老实人(12)

    杜东答应了要办厂,自己也琢磨了一天,想好了说辞,这才去找老村长。

    老村长翻出来上头发下来的文件,让他自己看,“东子啊,我这老眼昏花的,也看不清楚,你自己瞅瞅,所有文件都在这儿。”

    老村长是识字的,杜东就是他教出来的,只是现在年纪大了,不爱管事了,平常都是让杜东操心村里的大事小事。

    杜东也习惯了这样,自己从厚厚的一沓子文件里头慢慢翻找,总算是找到了相关的文件。

    还真叫他找到了,一看这条件,杜东心动了,跟老村长商量起来。

    “叔,我也不瞒你,最近我家里头卖酸枣糕你也知道吧?”杜东坦诚的说,“我觉得很有赚头。”

    杜有才点点头,“你不来找我,过两天我也得去找你,作为村干部,你这样去割资本主义的尾巴可不行。”

    “叔,我怎么会是那种人?我啊,一门心思想给咱们全村脱贫致富呢。”杜东把自己的打算说出来。

    “咱们村一共107户,其中有15户家里没有劳动力,挣不了几个工分,分的粮食肯定是不够吃的,为了不让他们饿死,只能靠村子里救济。”

    “还有20户左右,劳动力不足,一年到头也就能吃个半饱,剩下的72户才是能吃饱的,其中算有点家底的也就20来户吧。”

    “比起别的村子,咱们算是过的好一些,但也差距不大,这还是这两年地里头收成好,我又拼了老命的给大家找活干,每年还能让大家分两次肉吃。”

    “我就寻思着,这也不长久,在军界谷找活干毕竟靠运气,时有时无,要是能找个稳定的活给大家干,这才能集体脱贫,叔你说是不是?”

    老村长点点头,“你说的是,那你有什么想法?”

    “我想办个厂,叔,我想过了,咱们村和军界谷挨着那个山上全是酸枣树,每年光是摘酸枣都能摘个一千斤,这是咱们村的特产。”

    “正好我们家老四会做酸枣糕,最近这些日子也试过了,确实比卖酸枣挣钱,而且老四和唐城百货大楼的副经理认识,这往外卖也有个路子。”

    “你让我想想。”老村长也陷入了沉思。

    杜北从城里的废品站回来,掏出几本封面都没有了物理书,“青舒,你看看有用吗?”

    林青舒看着那些书本,有些感动,“你买这些干嘛?我想看去城里书店看就是了。”

    嘴上这么说着,手已经很诚实的翻开了书,眼睛放上去就有些拔不出来。

    他小时候家境不错,上学早,又曾经去国外留过学,攻读下物理学博士,专业研究方向是原子物理,后来因为家中长辈先后去世,为了奔丧,从国外回来。

    进入他的启蒙老师所在的研究室任职,原本是已经被学校聘请为授课老师了,但因为被人举报,不得已下乡做知青。

    他也知道,这辈子估计是没有希望再返回研究室了。

    但还是喜欢物理,找不到研究方向相关的书籍也不失望,就拿着基础课本看,也觉得满足。

    杜北找来的这几本书,虽然封面和封底都没有了,但内容却让他很感兴趣,和他的研究方向有点关联。

    看起书来废寝忘食的,天黑透了都没有发现,于是顺利留宿在杜北家里。

    知青所那边就很少回去了,知青们也不是傻子,但大家都一门心思回到城里去。

    尤其是前年开始恢复高考,大家能离开乡下的机会变多了,更没有心思去关注别人了。

    但林青舒和他们不一样,林青舒临时加到这一批下乡名单中的,还是从首都那么远的地方过来,有人说林青舒是因为一些原因被举报了,所以在知青当中极为被排斥的。

    要不是杜尹村村干部管理足够严格,林青舒的日子会更加难过一些,所以他回不回知青所,没人在意。

    这也是他在杜北结婚之后想不开而自杀的原因之一,没人在意他,没人和他说话,没人愿意靠近他,太压抑了。

    杜北怀疑,林青舒是因为冷暴力而自杀的,自然要帮他避开知青所那种压抑的环境。

    林青舒只觉得自己的日子似乎顺心了。

    每天早上都有杜北精心做的早饭,即使没有肉,每天都有鸡蛋,看书的时候会有酸甜可口的糖水,休息的时候还有不间断的糕点供应。

    隔几天杜北还会带他去城里转一圈,也带他去废品站翻过书,虽然他每次都找不到合适的,但杜北时不时会给他找到一些惊喜。

    因为专注看书,他过了好几天才发现,家里好像不做酸枣糕了。

    “阿北,你最近不用做酸枣糕了吗?”林青舒有些纳闷,往后院看去,“好像你嫂子她们也没在做了,不好卖了吗?”

    说着他有些焦虑,要知道最近他可吃了不少白米白面和鸡蛋,都是要花钱的。

    “咱家是不做了,你不是要看书吗,天天这么多人,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