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灯阁 > 历史军事 > 渣攻洗白了[快穿] > 9、八零年代的窝囊老实人(9)

9、八零年代的窝囊老实人(9)

    高冬剑从家里跑出来,先是去了一趟方村,既然要和方莺结婚,他是去过方家的。

    上次他来方家村的时候就觉得村里人似乎不太待见他,但他那时候又是激动又是紧张的,也没深思。

    现在想想,确实有点奇怪了。

    高冬剑出来的匆忙,最近又一直在家修养,衣服都是旧旧的,脸上又是伤,看着和上次精神抖擞的模样差了很多。

    他假装是别的村里的,拉着一个大婶儿问起了方莺,大婶儿脸上露出些许不喜,但还是没有说方莺的坏话,而是问他想干嘛。

    高冬剑反应也快,立马说,“嗨,这不是我家里有个姐姐,二十了,该相人了,我听媒人说的挺好的,就想仔细打听打听。”

    大婶子这就放心了,立马给他说起来方莺和她前未婚夫的二三事,重点夸奖男的老实、勤快、脾气好,还说家里也都是好相处的。

    恨不得把方莺踩到泥里去,把男的捧到天上,虽然有夸张的部分,但高冬剑还是判断的出来,方莺真的是在和自己好了以后把人给踹了。

    强忍着脾气,找了个借口他就溜了。

    这一溜,就溜到了杜尹村,杜北家附近。

    高冬琴心很细,把方莺之前的那点事都打听的清楚,包括杜北的住址,高冬剑是特意记住了的。

    原本是想来直接质问杜北,可想起姐夫的叮嘱和姐姐的眼泪,他才先去了方家村。

    证实了方莺确实是个嫌贫爱富的人之后,好像也不用再来找杜北了,可是他心里就是别扭。

    “大兄弟,要喝碗水不?”

    高冬剑一抬头,一个高壮的男人露着憨厚的笑容,端着一碗水递在他眼前。

    “...谢谢。”确实也渴的慌,高冬剑就没拒绝,心里则猜着男人的身份,忍了半天,还是问了一句,“你就是杜北吗?”

    杜北似乎有点纳闷,“昂,是我,大兄弟认识我?”

    这才仔细打量了他一眼,“你看着是有点眼熟...”

    高冬剑和他姐姐长得有几分相似,是个帅小伙,就是现在脸上有伤,看不大出来。

    “我叫高冬剑。”

    杜北吓了一跳,“你要干嘛?我不是那种勾引女人的烂人,真的,大兄弟,我还想让你家好好管管方莺。”

    “停!”高冬剑也会觉得丢人,赶紧叫停他的话,别别扭扭的说,“去你院子里说吧,我不是来找事的。”

    杜北立马就信了,一点戒心也没有的将人带进家里,高冬剑都觉得这个汉子未免也太容易相信人了点。

    “这是我自己做的,高兄弟你尝尝。”杜北将新做好的酸枣糕放在高冬剑面前。

    “不用不用,”高冬剑拒绝了半天,还是在杜北的热情下吃起来,这一入口,顿时惊艳了,这可比他姐柜台里卖的好些种类都好吃。

    杜北见他吃了,似乎是收到了什么信号一样,安心的吐了口气,然后解释起来。

    “说实话,我都不怎么出村子,从来也不认识她,突然就找上门来了,我都吓了一跳。”

    杜北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后脑勺,“后来我嫂子说,方莺一开始只是想先认识我,然后在快点结婚,是我那个堂妹跟她说保准能成,这才直接来的。”

    “萍萍从小就爱骗我,我又不能和一个小姑娘计较,能忍都忍了,但是结婚不成啊,我,”

    杜北脸上都晕出绯红,配上他的笑脸,更显得傻乎乎的了,“我喜欢的人可好了。”

    高冬剑觉得,像杜北这么老实的人,肯定不可能说假话,那就是方莺真的想要嫁给杜北。

    可是,凭什么呢?杜北虽然长得高高壮壮的,也确实听俊的,但除此之外,就是个憨厚老实容易被骗的大傻子呀!

    方莺看上他什么了?为了嫁给他要抛弃自己?

    是的,生活在城里、一直都被家人宠着的孩子伤自尊了。

    “她这人也是,要是不想和我结婚,直接说就是了,我最多也就是要回给她的那一百块钱,好聚好散。”

    杜北有些纠结,“这不行啊,她都住你家里过了,要是不嫁给你,别人会说她破鞋的。”

    “谁知道她怎么想的,这么不安分,估计娶了她日子过的更糟糕,这么一想,我倒是运气挺好的。”高冬剑有些赌气的说。

    杜北拍了拍他的肩膀,“估计是担心你坐大牢吧,不过你要是不用坐牢,还是跟她说一下,你们和好吧,虽然她有点毛病,但为了孩子你也该忍忍。”

    “孩子?!”高冬剑眼睛都瞪大了,“什么孩子?狗屁的孩子?我都没碰过她!”

    这下换成杜北愣住了,结结巴巴的说,“可、可上次我嫂子说,她看起来怀了呀...”

    高冬剑愤怒像是一只炸着毛要起飞的公鸡,“不可能,我一个手指头都没碰过她!她住我家我tm的都是打地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