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灯阁 > 历史军事 > 渣攻洗白了[快穿] > 6、八零年代的窝囊老实人(6)

6、八零年代的窝囊老实人(6)

    下午,杜北将所有材料都凑齐了,开始做第二锅酸枣糕,林青舒这才知道原来做糕点还有这么多的步骤。

    杜北将处理好的枣泥加入六个鸡蛋,然后用力搅,然后按照顺序添加其他用料。

    林青舒只觉得看杜北搅拌了一会儿,然后把糊糊倒进平盘放进锅里,没一会儿枣香开始在空气中蔓延。

    直到枣香浓郁到有些甜腻,杜北将锅盖打开,热气蒸腾之后,橘红饱满的枣糕吸引住林青舒和小军的目光。

    “呼。”杜北切下一块放在碗里,“帮我尝尝味道,这次应该好吃了。”

    在帮忙的过程里建立了友谊的一大一小赶紧接过碗,十分和谐的分着吃枣糕,然后又十分同步的惊呼。

    “好吃!”

    “又香又软,还是酸甜的!”

    杜北看着两双一样亮晶晶的眼睛,不由得扬起笑,毫不犹豫的再切两大块,一人分一块,“一点尝不出啥来,吃这个。”

    刚熟透的枣糕还是滚热的,两人吃的时候依然是头也不抬,还不忘夸奖杜北,乐的杜北心里头还有点小得意。

    等着稍微凉了一些,杜北将枣糕均匀的分成手掌大小的方块,边边角角切不成块的就都留了下来,打算一会儿拿去大哥家里,大家分着吃。

    “阿北,你的手艺也太好了,比我以前吃过的蛋糕都要好吃。”林青舒凑在杜北身边,仿佛捡到宝了一样,笑的眉眼弯弯,“以后我是不是就有口福啦?”

    杜北挺起胸膛,“你要是喜欢,我还可以做别的,你说的那个什么奶油蛋糕我也会想办法学的。”

    国内现在奶油蛋糕还很少见,最起码杜尹村里没有人吃过,只有留过学的林青舒一直念念不忘,但也仅仅是和杜北提过一两次而已,没想到他居然记在心里了。

    “我随口说的而已。”林青舒觉得已经吃到了最好吃的奶油蛋糕,从内而外都很甜。

    他从来不是一个贪心的人,经历过上一段失败的感情,这一次反而更加容易被细小的温暖所感动。

    “青舒,以后我肯定能学会的,到时候就做一个和咱家锅一样大的奶油蛋糕给你。”杜北说这话的时候还挺认真的,仿佛在发什么重要的誓言一样。

    “嗯,我等你学会!”

    以后,林青舒喜欢这个词,因为他在杜北的未来设想里呀。

    “四叔,我爸说晚上在这儿吃饭。”小军从外面跑回来,打断了两人之间的温情脉脉。

    “知道了,你跑的倒是快,帮我把枣糕收起来。”

    杜北敲敲小军的脑门,让他拿着铺好屉布的搪瓷盆,然后一个一个的把切好放温的枣糕放进去,盖上盖子,“去放炕头温着。”

    “哎!”小军乐滋滋的进了东屋。

    炕上滚热的,放下搪瓷盆,小军也出溜一下爬到炕上,手脚都钻到褥子下面,一下就暖和了。

    杜北发现了,也不说他,还把洗干净的小石子拿给他,“给你,自个儿玩抓石子吧。”

    小军双手摊开,接着四叔给他的石子们,一个个干干净净的,大小还差不多,没有那种灰扑扑的颜色,都是白的、肉色、橘的这种好看的。

    “四叔这是给我的吗?”小军抓着一把石子爱不释手,每一个都觉得好看,好像是什么值钱的大宝贝一样。

    “嗯,昨儿后晌在河边捡的,你拿着玩儿吧,别往嘴里塞就行。”

    “啊啊啊,四叔你太好了!”小孩子的快乐非常简单,一把小石子就可以玩的很高兴。

    杜北还问林青舒,“青舒,抓石子会玩吗?”

    林青舒诚实的摇摇头,他以前不是在学习就是在学习,唯一出格的事情就是上一段恋情,玩闹似乎都是记忆深处很久远的事。

    “那小军你教教他,你俩一块儿玩。”

    林青舒有些好奇的看着小军扔起一个小石子,赶紧抓了一个,又用手背去接刚刚扔的那一个,似乎...有点难度。

    小军也发现了林知青不会玩抓石子,比他玩的还差,这下子心里那点羞涩也不见了,还手把手教起林青舒来。

    杜北看着一大一小两个凑在一起,头对头的抓石子,心里铺满了柔和的温度。

    默默的看了一会儿,他悄悄退出去,准备做晚上的饭,大哥说要来,估计是来说卖枣糕的事,那就得把二哥、三哥也叫上。

    算算人数,杜北决定来一锅乱炖,贴一圈棒子面饼,再烧一锅柿子鸡蛋汤,这一顿晚饭可香的很,唯一的缺点就是没有肉。

    杜北想了想自己存款,愈发的想快点挣到钱了,不然吃肉都吃不起。

    “小军,去把你二叔、三叔都叫来,马上要吃饭了。”

    “哎。”小军一出东屋,闻到浓郁的香味,肚子立马咕咕叫起来,“四叔,你炖肉了吗?”

    “没有啊,快去叫人,回来好吃饭。”杜北看他不信,还掀开锅盖让他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