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向标记?”尼古拉斯慢吞吞地说,他沉着冷静的声音不足以展现他内心的惊涛骇浪。

OMEGA标记ALPHA当然不可能成功,但要说OMEGA能不能反复做反向标记,其实也没什么不可以。

顶多就是腺体位置被反复咬破,受一点皮肉之苦罢了。

尼古拉斯这一回也是有备而来,他早就经过了严格的恋爱知识训练。

贵族中不乏继承了爵位和财产,每天无所事事只以谈恋爱为第一要务的人,其中最著名的当然是奥兰斯卡伯爵,他金发碧眼,相貌英俊,年纪轻轻就分化成了BETA,发现自己不是贵族中主流的AO两型后,艾伦·奥兰斯卡伯爵反倒喜出望外,说出了一句可青史留名的名言:

“成为BETA真是太好了,我既可以和ALPHA谈恋爱,也可以和OMEGA恋爱,我是自由的!”

皇帝陛下在爱情攻坚战中屡次失败,真是屡败屡战,屡战屡败,精神可嘉、可歌可泣。

他在一次传统的猎狐活动中,非常无意和奥兰斯卡伯爵吐露了自己的心声后,奥兰斯卡伯爵果然慷慨大方传授了一大堆有的没的知识。

譬如:

“烈女怕缠郎。”

皇帝陛下皱眉:“这是哪里来的古怪经验。”

“来自联邦中某个古老又先进的东方文明,不管从哪儿学的吧,这一点效果卓著!”

“人的习惯是极可怕的。当你每天出现在他面前,让他习惯了你的存在后,突然有一天你再消失,诶,这个时候习惯的力量便发挥功效,他一定会很不习惯,很想你,会找到你说爱你!”

“真会这样?”皇帝陛下深邃的眼睛里满是疑虑,奥兰斯卡伯爵毫不犹豫地用力拍击皇帝的肩膀,皇帝穿着笔挺束腰的红衣白裤的骑装,娇艳的颜色将他的容貌衬得格外艳丽,只是那双眼睛里满是藏不住的欲望。

“当然是这样,陛下,您还有什么可忧心的呢?”

奥兰斯卡伯爵难以相信,会有人拒绝皇帝陛下这样的男人,除了至高无上的地位、他手中拥有的常人无法想象的权威外,陛下本身也是一个出类拔萃的美人。

若非陛下脾气喜怒不定,奥兰斯卡伯爵也有心想扩列情人名单呢。

说到某个古老东方国度的各种谚语,奥兰斯卡伯爵来了兴致,又说:“除此之外,还有一句话也有意思。打是亲、骂是爱,又咬又踹死里爱。”

皇帝陛下沉默了。

他自己确实是这么想的。

因为爱而不得,每每把聂辛折磨得咬牙死忍,双眼里只有屈辱,直到渐渐地冰雪融成春水了,他睫毛被泪水染湿,脸颊上满是羞红,身体深处就像沸水一样震颤跳抖,他心中才会获得隐秘的满足感。

“如果陛下喜欢的那个人,想要咬你、踹你、用媚眼横你,这正证明了他对你动心了。如果他除了打你,再也不打任何人,更证明了陛下你在他心中的不凡地位。”

奥兰斯卡伯爵大人仗着皇帝陛下身份尊贵,他根本不信有那个不长眼的,拒绝皇帝陛下就算了,居然还敢殴打皇帝陛下,所以才敢胡说八道。

他看皇帝陛下陷入深思,心说如果这人真用小拳拳打皇帝,他顺势把人的手握住往嘴唇一带,亲几口小粉拳,不就好事立成了?

豆大的雨点子纵横打在窗户上,将视线模糊成一片融化的水,尼古拉斯靠在枕头上,看着聂辛近在咫尺的脸,心里头咂摸着奥兰斯卡伯爵的话。

“他谁都不咬,咬的就是你,还不能证明你在他心目中的与众不同?”

他终于点点头,闭上眼不说话。

聂辛觉得全身上下有种诡异的火在烧,眼前就像是一大块奶油蛋糕,内里含着丰盛的果肉、坚果、果酱,倒让他不知该从何下口了。

他伸出舌尖,在薄薄的嘴唇上一抵,正巧尼古拉斯又睁开眼,差点被他这一个诱人至极的动作勾得不能自己,要翻身做主了。

聂辛见他上身微微挺起,微微一笑,一掌压在他胸膛上,将他整个人压了回去:“没想到啊,你真着急。”

尼古拉斯有一点窘,侧头不说话。

聂辛双手压在他的脖子上,将珠贝纽扣一颗颗解开,露出尼古拉斯如大理石雕凿而成的身体。

他是典型的穿衣消瘦、脱衣有肉,经过常年锤炼的肌肉线条结实有力,如大卫像一般肌肉饱满,只是色泽过分雪白,和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