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西犹豫片刻,淡金色的头发都失去了光泽:“你是在开玩笑的对吧?哈哈哈哈……”

聂辛侧身倚在吧台上,挑着眉梢:“当然不是开玩笑。”

尼古拉斯沉默地站在背后,觉得自己的步子是迈得太快了一些。

聂辛意识到贝西的目光不对劲,回头一看,随手摸了摸尼古拉斯的鬓角:“你干嘛这么害怕?我当然不会攻击你的啊。”

聂辛说着笑起来:“你难道会家暴吗?”

尼古拉斯抿了抿嘴角,慎重地摇了摇头。从聂辛失忆,老天爷开恩给他一次机会开始,尼古拉斯就发誓,绝对不会重蹈覆辙。

“那……你会出轨吗?”

尼古拉斯再次摇头,聂辛凑近他的耳朵,轻声说:“所以你的小弟弟很安全,放心啦。”

尼古拉斯来不及反应,聂辛已经端着贝西调制好的咖啡,匆匆往客人那边走过去。

贝西欲言又止看着尼古拉斯:“陛下……”

“不要叫我陛下。”尼古拉斯的声音顿时冷下来,从零上四十度到零下四十度的切换娴熟无比。

“直呼我的名字即可,在聂辛面前。”

“……尼尼尼古……”贝西的舌头都开始打架,他索性掠过称谓问题:“您会经常过来吗?”

如果陛下经常过来咖啡店,贝西有抛弃店主,自己离职的冲动了。

“看情况吧。”其实最近有些事情干扰他的精力,尼古拉斯无法将全部身心都放在聂辛身上。

贝西还是攥着一把冷汗,直到他看到另一个熟客进来,顿时心提到了嗓子眼上。

那是一个年轻俊朗的ALPHA客人,有一副高大的身形和讨人喜欢的笑脸,捧着一大束的玫瑰花,红丝绒般的花瓣上还沾着露水,看上去新鲜动人。

“聂辛,送给你的!”他径自朝聂辛走过去。

其实在咖啡馆里,就是很容易出现这种搭讪事件。

聂辛皱了皱眉,略带困扰地说:“谢谢,可我上次已经和你说过了,我结婚了。”

尼古拉斯焦躁的情绪得到了安抚,他确实注意到,聂辛一直戴着自己送给他的婚戒。

那戒指在他的无名指上闪闪发光,钻石的个头大小实在是不太搭配聂辛的手指头,如果可以的话,他想换一块更大的、切割工艺更亮的。

起码要麻将牌大小才行。

“可你丈夫却让你出来工作,他显然不是一个合格的ALPHA。”

聂辛脸色有些难看,他把其他人的咖啡送到后,语气柔和态度却十分强硬:“正好相反,我认为我的丈夫是ALPHA里最棒的。因为他在这样的环境熏陶下,能够支持我外出工作,他比其他ALPHA都要优秀。”

年轻ALPHA有些下不来台,他夸张笑着:“你丈夫是不是出生之后就没有看过二台啊?”

聂辛知道,他所谓的二台,就是那个反复播放OMEGA应该以夫为天,老公出轨了要自我检讨的SJB台。

看样子,这节目不但是做给OMEGA看的,也是给ALPHA看的。人为抬高OMEGA的为妻之道,如果做不到节目里宣扬的O,就不是个好O。

尼古拉斯走了过去,聂辛身边的客人说:“喂,你说的那个二台,最近好像停播整顿了,你不知道吗?”

“哈!?”

年轻ALPHA一脸震惊:“有什么可整顿的?这是一档非常优秀的电视节目!”

“我猜连皇帝陛下都看不惯这个台的内容吧,反正昨天我看新闻里说,皇帝陛下认为该台释放的咨询内容,仿佛是从三千年前的古董堆里找出来的。”

坐着的客人虽然是两个BETA,但也一副幸灾乐祸的模样看着年轻ALPHA。

除了A,其实很少有人喜欢这个电视台的。

当尼古拉斯站到聂辛前方,和年轻ALPHA形成对峙之势,聂辛不得不承认,自己丈夫的美貌确实胜过这个ALPHA良多。

同样高大的身材,在尼古拉斯精致的美貌和纤秀优雅的身形衬托下,年轻A就有几分野兽派风格,显得粗壮、粗鲁、粗俗。

年轻A莫名其妙地看着尼古拉斯,突然反应过来:“你就是聂辛的丈夫!?就是你!?”

他的口气里充满了质疑,聂辛是他一眼就相中的O,他觉得聂辛有种摄人的魅力,黑发如浓云般垂落,聂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