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辛苍白如瓷釉的脸上乱红无数,细细的淡红血管也因血液的过速流动而如蛛网浮出。

随着他粗喘重呻,OMEGA信息素如惊涛拍岸,巨大的手一把撕碎无数玫瑰花瓣,猩浓的汁液肆意流淌,曹侵云身为ALPHA,竟被聂辛的信息素反向影响到不能自已,原本是纯白到近乎于浅蓝色的眼底也现出浅浅的血点。

聂辛乌黑的眼珠直勾勾盯着他,眼尾微微上扬的弧线,原本是清高倨傲,如今也变成了清冷妖冶的媚态。

聂辛的大脑如沸,已经失去了正常意识,整个人浑浑噩噩被OMEGA的本能支配。

热,只是觉得热。

感觉陡然来临的一刹那,他以为自己驾驶机甲翱翔于天空,而后被炮弹重重击中,天旋地转间跌落岩浆满布的深渊,被烈焰吞噬。

那火苗是从骨缝里窜升出来的,被水汽笼罩的眼眸已经看不清眼前的景象,他甚至不知道自己喉咙里发出重吟,只是抬起手,看到苍白瘦削的手臂变成了淡红色。

像被春风嘘了一口气,无数桃花枝顺着血脉延伸,胭脂粉从玉石中诞生,他一手揪住自己的胸口,想把狂乱拍击胸腔的心脏扯出来。

曹侵云的腰被聂辛的手抱住,两条清冷如玉石的手臂,已经因高热融化成了最妩媚的白蛇,他迷醉地看着聂辛,几乎成了东方古老传说中被妖精迷住的人类。

浓云般的乌发因汗水湿在脸上,聂辛的眼圈是桃红色的,他鲜红的薄唇微微张开,翕张半晌,却一个字也说不出了。

曹侵云反扣住他的后脑,重重亲在他的薄唇上。

如揉碎了花瓣,浓郁的香气在唇齿间缠绕。

中途,聂辛短暂地恢复了神智,一把按住在他腰窝肆虐的手指,乌黑的眼珠一瞬闪过的是浓烈的厌恶。

但另一波情潮再次拍卷而来,这股能裂岸的力量让一个曾经的精英指挥官也无法抗拒,他眼睁睁看着自己抓住曹侵云的手指微微颤抖,而曹侵云如有魔力,他的手和嘴唇是甘冽泉水的来源,聂辛似是再次看到自己分裂成了两个人。

一个仍旧是清冷高傲的,痛心疾首地站在咫尺之遥,却无法挽救另一个沉溺于欲海中的自己。

这一次,他清楚知道,曹侵云并没有强迫自己。

非但没有强逼自己,反而在情事中极是仔细,生怕伤到了聂辛的身体。

他用双肘撑住他自己的身体,不压迫到聂辛的小腹,汗水顺着男人雪白的脸重重溅落到聂辛的身上,滚油一般让他的震颤更加剧烈。

一旦发觉自己可能会伤到聂辛,曹侵云会立刻退后,哪怕他也被OMEGA如药的信息素影响得不能自已,就像是一只笨拙的猛虎,细细呵护着蔷薇。

也正因如此,一切终于结束,曹侵云疲倦入睡,一只手臂搁在聂辛的腰侧,手指轻笼着他的小腹,似是对内部孕育的胎儿极是呵护,聂辛更是厌恶。

阳光透过百叶窗照进来,一格黑暗,一格光明。

身后的曹侵云醒了,他的唇在聂辛颈后亲了一口。

聂辛轻轻一动,过去曹侵云无数次尝试在颈后腺体标记他,因移植手术尚未完全融合好,这些标记完全无用。而这一次曹侵云的牙齿轻磕在皮肤上,让聂辛绷紧身体,怕他又将自己的后颈噬得鲜血淋漓。

但曹侵云只是轻吻便停止,他只是安静看着聂辛。

黑发长得更长了,柔软浓丽堆在枕上,脖子和锁骨,以及睡衣微开的部分,有无数的青紫淤痕,是累叠的吻痕。

他的小腹依旧平坦,但有一个胎儿正在着床,不久的未来,这漂亮的小腹将渐渐隆起,里面孕育一个结合了他们俩血统的孩子。

几乎是一瞬,曹侵云决定了加快动作,在正式结婚之前让一切结束,他的皇后,不会是柔和婉转的黄莺鸟儿,而是一头翱翔于苍穹的白鹰。

“起来吧,我知道你醒了,今天我们一起共进早餐~”

曹侵云亲了亲聂辛的脸颊,又想吻他的嘴唇,却被聂辛侧头躲开了。

聂辛的目光侧看着窗外,冷淡厌倦说:“够了吧,王子殿下。不必装出我们好似情侣的模样。”

曹侵云一愣:“难道我们不是么?”

他的手指亲昵地摸了摸聂辛的肚腹:“我……”

他刚想说我爱你,毕竟他已经纡尊降贵不计较聂辛曾经想杀了他,毕竟聂辛已经怀孕了,一条命还一条命也很公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