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狼的眼睛

    聂辛的泪水被曹侵云温柔吻掉,他的动作轻柔如对待自己心上人。

    飞行器安稳地行驶着,两翼外,帝国的飞行军队形成队列护航。

    帝国首都的全貌在飞行器降落时尽皆跃入眼中。从数百年前开始,皇室便是帝国的唯一统治者,维系着具有古老的拜占庭风格的建筑至今,无数穹顶宛如尖笋指向天空。无数马赛克和金、绿、黑、红、白色大理石拼接成华丽繁复的图案,古典的气息扑面而来。

    坐在磁轨车内,黄昏时分壮丽的蓝紫色晚霞和远方的宫殿越来越近,聂辛的心脏似是被一只粗粝的手紧紧攥着,攥出了鲜血。

    异色的街道,无一不昭显出和联邦具有科技感和现代感的街道完全不同的色彩,这是一个陌生的国度,他曾经无数次驾驶机甲率领军队掠过这片土地的上空,但这里对他而言,只意味着古老的皇室,古老的帝国,腐朽的敌人而已。

    曹侵云似还有别的事情,安排部下将聂辛带往毗邻帝国首都最著名的广场附近的一间公寓。

    按照王子的要求,部下给聂辛的手脚拴上了长链,挂在四柱床的四个长雕花柱上。让他可以躺下休息的同时,给他的眼睛蒙上黑色眼罩。

    与其说是让他好好休息,不如说这一系列行为在告诫聂辛,他的生命已经全部被尼古拉斯王子掌握,对方让他睁开眼睛,他才能看这个世界,否则世界对他而言不过是一片黑暗。

    这一路上太过疲倦,他受了不少折磨,身体的承受力已经达到极限,挨着柔软的床垫的一瞬,聂辛已经昏睡过去。

    他睡得不安稳,梦到了很久以前。

    他还是联邦军事学院里的一名高年级学长。作为军事学院,有一些不成文的可笑规定,譬如入学第一年的学弟们要经过一系列的考核,才会被允许加入兄弟同盟会。

    这些考验包括不限于:大风大雨的天气被赶进操场跑步二十圈;被剥掉全部衣服踢进教室;接受一场学长们爱的围殴;吃掉一整盘鲔鱼罐头;还有学长们一拍脑门临时想出来的各种古怪花招。

    聂辛是唯一一个入学时绝不遵守愚蠢考核,一口气把所有的学长都撂倒了的硬茬子新生。在他身上,兄弟同盟会开了一个小口子,而后他们成为亲密无间的朋友。

    聂辛不喜欢这种迎新会,但他也聪明地知道,一种愚蠢的规定延续百年,就变得顽固不可违背,而他是个聪明人,并不打算公开反对这种陋习。

    直到他完成军事理论课程的学习,进更衣间换衣时,听到了激烈的拳打脚踢皮肉声音。

    整个过程只有殴打,单方面的折磨,却连一声呻吟都没有。

    兄弟同盟会的人还是懂分寸的。

    聂辛咬着牙想,这么多年,从来没有把谁打出毛病过。一年复一年。

    “这小子是哑巴?”

    “喂?学长问你话!?”

    衣服撕裂的声音。

    “啧啧,皮肤倒是挺好的,又白又细,比女人的还好!”

    “不会真是女扮男装吧?”

    他听到了野兽一般嘶嘶喘气的声音,而隔壁更衣间的声音越来越过分,聂辛下颌绷紧,他终于忍无可忍披上运动衫走了过去,一脚踹开门。

    砰的一声。

    所有人都回头。

    他看到正中间被按着手腕,双眼通红一声不吭正在挣扎的男孩儿,肤色宛如牛奶白皙,布满了被殴打过的红青淤痕,一双紫罗兰色的大眼睛蒙着泪膜,泪珠似堕非堕,却恶狠狠地盯过来,像头小狼崽子。

    “聂辛,你也来了?哈哈,这小子不必对他客气,他可不是咱们联邦的人,他是个混血杂种!说不定是帝国那个老头儿派过来的间谍!”

    “哎哟,你看上这个OMEGA了就直说,这么柔弱的小子当间谍?用美人计吗?”一阵猥亵的哄笑声响起。

    聂辛冷冷盯着兄弟同盟会的成员,做了一个停止的手势。

    在这群无法无天的男生身后,那个紫罗兰眼睛的混血儿眼都不眨盯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