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你后悔吗

    按照尼古拉斯王子的要求,所有人暂时离开病房,安静的病房,午后的阳光和煦而温暖,戴着手套的手松开了聂辛尖削的下巴,顺着脖子来到胸口。

    聂辛穿了一件极寻常的病号服,蓝白条纹,宽宽大大,塑料纽扣系得整整齐齐,直扣到脖子下方。

    尼古拉斯王子的动作堪称温柔,他的笑容也很柔和,甚至那双紫罗兰色的眼睛里带着一些甜蜜的味道。

    “聂长官,或许你不记得我了。不过没关系,我会让你想起来的。分别后一千多个日日夜夜,你可知道我有多想你吗?”

    他双手用力,纽扣横飞,病号服上衣立刻四分五裂,露出聂辛并不算过分瘦弱的身体。

    这副身体曾经是健壮修长的,漂亮的骨骼上覆盖着一层肌肉,是属于年轻ALPHA的强壮身体,足以支持他长期使用机甲战斗而精神奕奕。

    进行过手术之后,这具蜜色的身体渐渐褪了色,变得苍白而脆弱,肌肉变薄,随着聂辛不安的呼吸,肋骨根根分明。

    聂辛受惊地抬起头,终于咬着牙低声说:“曹侵云,你不要太过分!”

    尼古拉斯王子,或者说是曹侵云,他再次笑了,笑得恶意十足。

    “我还以为你要装到底,聂辛,看样子你并没有忘记我。”

    扎入血管的针管在挣扎间掉出来,剩余的鲜血立刻飞溅上雪白的墙壁,让安宁的病房瞬间变成一个凶案现场。

    聂辛无声反抗,用出了全身的力气。

    如果他还是过去的ALPHA……他从没有如此刻一般悲哀认识到,ALPHA和OMEGA之间存在着身体宛如天堑般的巨大区别。他奋力推搡着压上来的年轻身体,却被轻易按住了手腕。

    聂辛被按在床上,曹侵云一只手压着他的头,几乎将他大半张脸压进雪白的床褥里,另一只手反扭住他的双手。

    而他的身体,已经近距离察觉到曹侵云的邪恶意图。

    “你做出当年决定的时候,想过今天的结果吗?”曹侵云的脸慢慢贴近,在他的耳廓边慢条斯理地说着。

    因看不到他的表情,按住他头颅的手微微松开,他皱眉紧闭双眼,下颌绷紧,克制着自己的羞耻和愤怒。

    因为男人不断地蹭着他的身体,薄薄的一层裤子无法挡住这种让他毛骨悚然的接触。

    见他迟迟不回答自己,曹侵云张开薄红的嘴唇,洁白牙齿用力咬住他的耳垂,力气大到几似要撕裂这一小块软肉,疼痛让聂辛瑟瑟发抖,鲜血顺着曹侵云的唇角往下流,这让俊美阴狠的他看上去就像是传说中的吸血鬼般骇人。

    当曹侵云按着他的胯骨,将他整个人翻身压在自己下方时,聂辛终于意识到曹侵云是打算来真的。

    让自己从一个ALPHA变为OMEGA,为的不过是满足他下流的欲望。

    而且他还打算就在这间联邦的病房里进行,一墙之隔就是医生、护士、联邦高级官员和一整队帝国军人。

    当曹侵云进一步动作的时候,聂辛终于怕了。他语无伦次地低声哀求,希望曹侵云不要糊涂。

    “这个世界上有这么多天生漂亮温柔的OMEGA,你如今再也不是曹侵云,而是帝国的继承人,你完全可以找一位匹配你的OMEGA妻子。”

    讲道理不成,聂辛乌黑的眼珠蒙上了一层泪水,他低声哀求,求曹侵云放过他。

    曹侵云双臂撑住自己的身体,暂时抬起上身,目光柔和地看着聂辛,这让他产生了一种错觉,曹侵云会饶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