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辛胡乱亲了一口,曹侵云才满意笑了起来。

他一抬头,就看到那门并没有关牢,刚才和两人发生冲突的壮汉还站在门缝后头,一只眼瞪得铜铃般大小盯着刚刚热情亲吻的二人。

聂辛本不觉得自己容易害臊,但被这样一双眼睛牢牢盯着,他没忍住小声“啊”了一声。

谁知曹侵云一个箭步冲向那扇门,大汉大惊失色刚要关门,门缝便被曹侵云一脚抵住了。

这个身形魁梧的男人被曹侵云捏着脖子,跟提溜一只小猫般提了出来。

他完全没想到曹侵云会有这种操作,顿时惊慌失措,两脚在地上乱蹬,虽然同为Alpha,只能在贫民窟里斗狠的,和经过军校严苛训练、战场上九死一生的完全没法比。

他毫无反抗之力被提到聂辛面前,曹侵云用力过猛,差点让两人大眼瞪小眼,聂辛整个人朝后仰避开,曹侵云也连忙手上用力,又把人往外拉。

终于调整到一个合适的距离,曹侵云咳嗽一声说:“你看了那么久……”

刚刚目睹两个Alpha亲热,心灵接受重创的大汉呻吟一声捂住自己的双眼:“我错了,我什么都没看见。”

曹侵云沉下脸:“什么都没看见?你长眼睛何用?”

大汉顿时浑身一僵,这人看上去斯文俊美,一直对着另一个Alpha撒娇,说变脸就变脸,阴沉沉的吓死人,一边说话这人雪白的手指头还动了动,该不会想把自己眼珠子挖出来吧?

他汗如浆出,门里头躲着的少女艾丽娅探出头,怯生生说:“我都看见了。”

曹侵云满意点头:“那你说,我和他是什么关系?”

聂辛被曹侵云的古怪行径闹得发蒙,此时顺着他的手指看看自己,再顺着曹侵云的目光看看少女艾丽娅。

艾丽娅紧张地挠了挠蓬乱长发:“是,是情侣?”

曹侵云脸上阴云一扫而光,笑着问:“比这个关系更进一步。”

艾丽娅咽了咽口水:“夫妻吗?”

曹侵云兴高采烈揽住聂辛的肩膀:“很容易看出来吧!”

只可惜他帮聂辛亲手打造的戒指丢了,但戒指是死的,人是活的,只要他们一直在一起,他还有机会帮聂辛打造无数枚戒指。

聂辛万万没想到,曹侵云兴师动众的就为了问这个,他尴尬得耳根红透了,目光游移着。

艾丽娅已经掌握了曹侵云的思维方式,连连点头说:“那当然,那当然,你们感情一看就特别好,又很相配,真是一对恩爱夫妻!”

曹侵云扬起下颌点一点头,将大汉推了回去。

大汉踉跄两步,满是冷汗的锃亮脑门差点直撞到门框上。

“现在你看清楚了吧?”曹侵云傲慢地问,伸长的一条腿仍旧卡着别人家的大门。

聂辛真不知道,他会这样瞎浪费自己的大长腿天赋。

大汉背上全是冷汗,他在贫民窟嚣张惯了,被人武力凌驾的恐惧他过去从未体会过,人都恍惚了,根本反应不过来曹侵云在问什么。

艾丽娅忙小声提醒他,大汉满脸屈辱咬着牙说:“两位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一看就……就很甜蜜!”

曹侵云满意地微笑,收回脚对聂辛说:“你看,大部分人还是有眼光的。”

聂辛很缓慢地把自己的脸侧到一个微妙的角度。

可以不直视曹侵云,也不直视战战兢兢缩在门里,受刑般的情侣。

“走吧。”

曹侵云终于转身的一刹那,背后的门关得山响,聂辛生怕曹侵云又去找他们,用力握住曹侵云的手,他一直有点尴尬,所以没有回头,并没有注意到曹侵云微翘的唇角,被他握住的手飞快回握住聂辛的手指,将热度一点点传了过去。

*

虽然面前就是曹侵云的家,但一门相隔,曹侵云也不可能带着钥匙,聂辛看着眼前铁灰色的旧式防盗门,老旧到甚至没有安装虹膜锁和指纹锁。

“可惜。”可惜进不去了,白跑一趟。

结果曹侵云半蹲在门前,也不知道他怎么捣鼓了一下,门就立刻开了。

聂辛瞠目结舌,喃喃说:“你身上还有多少事是我不知道的?”

曹侵云笑了:“你有一生来探索啊。”

聂辛没回话,他已经发现从某个时刻开始,曹侵云开启了情话模式。

空置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