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道聂辛吃醋了?

曹侵云心头一喜,聂辛顺手拨了一拨金环的环扣,这东西便啪嗒一声自动打开。

“尺寸选的不对,你的腿哪有这么细,都掐红了。”

曹侵云沉默片刻,轻轻问:“那你喜欢细的还是粗的?”

聂辛随口说:“你这样粗细刚好。”

然后,他就听到曹侵云很轻的笑了一声。

喜欢他现在粗细正合适的腿,四舍五入等于喜欢他这个人,四舍五入等于向他表白了。

他满足了,因为要让聂辛正儿八经向他表白一次,怕是此生不可能完成任务,太难了。

摄影师、化妆师和协助拍摄的一众Alpha们都翘首以待,终于等到了今天的拍摄主角。

化妆师微微皱眉,他当然第一时间发现了,美貌Omega的胸前衣料被胶带贴得更加周全,神话传说中爱和美丽化身的爱神,在乐园般美好的玫瑰园里自然袒露的雪白胸膛,变成了云遮雾绕的一片,高开叉的位置,饰上了一只金环。

因金环的约束,行走间直接散开的长裙裙摆,宛如追逐着两条笔直修长的腿一般飘漾周围。

果然丈夫还是那个吃醋的丈夫。

不过,能说服羞涩到差点挥拳揍人的Omega出来拍摄就好,化妆师极有理智地想,还是不要当着人家丈夫的面重新调整服装尺度了。

万一从妻子羞怯的小铁拳变成夫妻二人混合双打,他岂不是很倒霉?

摄影棚早就布置完毕,干冰形成的薄雾缭绕,地面刻意挖出的数道浅沟里流动着淙淙的清水,茂密的假树丛林夹杂着无数艳丽的凤凰花,地面上、爱神驻足的喷泉边已经布置好无数玫瑰花。

十多个相貌俊美的Alpha们已经或卧倒、或是干脆坐进喷泉里,或是站在树下,以渴慕的目光望向曹侵云。

曹侵云黑着脸站在布景的最外侧,是一个恨不得拔腿就跑的姿势。

要说被一群Alpha包围,他的经验其实很足够。

不管是联邦还是帝国,从军人员大多是Alpha,但联邦里大家都是同僚好兄弟。

帝国里所有的侍从官和禁卫军都不会直视皇帝。

他还是头一遭被这么多Alpha们用爱慕的眼神赤裸裸的包围着,这就罢了,为什么Alpha们全部都裸露着上半身,强壮健硕的蜜大腿露出一半,盖因他们通通只穿了一条雪白的短裙?

好吧,刚才化妆师已经和他解释过了,那东西不是裙子,虽然视觉上和女性Omega有一度流行的超短裙一模一样,曹侵云简直不知道自己的目光应该往哪里放才好。

太辣眼睛了,目光投放到哪儿都是非礼勿视。

他忍耐地闭上眼,身上是一层又一层起伏接连的鸡皮疙瘩。

如果不是聂辛曾说希望他能挺到决赛,他现在一定退赛走了。

聂辛极少向他提出要求,总是一副无欲无求的模样,如今好不容易有了机会,他一定要让聂辛见识到自己别样的魅力。

*

曹侵云绷着脸站在水池一侧,毫无羞涩感眼神直直盯着坐在水里的人。

神哪,他那条薄得近乎于无的短裙已经飘起来了,仿佛水面上的一朵雪白睡莲,簇拥着底下过分粗壮的两节裹着泥巴的藕。

“想象一下,你是神话故事中极致之美化身的爱神,只要你一出现,无数美少年都被你吸引,你矜持而高傲地扬起下巴,而他们则完全无法克制这种原始的吸引力,慢慢向你围拢过来!”

曹侵云面无表情地扫视一圈。

所以这就是他们好似一条条蛆在地上水里蠕动,舞动着手臂欲行不轨的原因?

摄影师拍了几张立体相片,吐出一口郁结之气:“停停停,你的情绪不对,你是要诱惑他们,让他们爱上你,而不是厌恶他们,想要杀了他们!”

曹侵云唇角抖了抖,看到他们渴望的眼神,他就克制不住涌动的杀机。

把他们埋了当花肥,也是一种很好的循环再利用啊。

“为什么爱神就不能想杀了这群……”曹侵云艰涩吐出最后三个字:“美少年?”

“亲爱的,你现在扮演的是爱神不是屠戮和死亡之神好吗?”

曹侵云面无表情地抚平自己身上的鸡皮疙瘩,任凭摄影师在他眼前舌灿莲花开导他的情绪,他仍旧不为所动:“很多艺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