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辛还没来得及多想,便被“路易”拉着手往下一处帝都旅游打卡著名景点——环球游戏基地赶了过去。

“路易”本打算坐出租过去,聂辛却带着几分好奇地指了指双层旅游巴士:“可以坐那个吗?”

这一晚曹侵云过得很开心,他甚至已经遗忘了自己和聂辛之间的矛盾,他用“路易”的眼睛看着聂辛,笑着说:“好。”

从一层快速跑到二层坐下,聂辛的目光闪过无数街景,他在头脑中默默记录这一路的地图,每一个街道上都有什么标志性建筑物、地下道是否有可开启的地盖、哪几条路上深夜仍在堵车、从哪里能快速切入高架桥、进入快速公路。

到了环球游戏基地,夜晚的游人依旧如织。

门口负责迎宾的是一台一比一等比例模仿帝国最先进机甲BREAKER的机器人。

深灰色的机体在夜色中傲然屹立,供无数游客合影拍照。

还顺便进行仿真吐槽。

“愚蠢的人类,你们不就是来拍照的吗?还在磨磨唧唧什么?你们能痛快一点儿吗?三个人一起上来合影,我只会和你们拍一张照片!”

人群中爆发出惊人的笑声。

聂辛颇感兴趣地看着那台机甲傲娇地吐槽个没完,察觉到有游客从背后撞过来,“路易”不动声色地站在聂辛背后,帮他挡开熙熙攘攘的人群。

“好了,不要试图和我一起比心,愚蠢的人类!我是不会配合你的小心思的!你只有听话好好当一个可爱的奴隶,我才会感到心情舒畅!”

笑声如浪潮席卷而来,聂辛的脸色却微微一沉,他目光游移盯着那台机甲,突然说:“我一直听说一个传闻,所向披靡的帝国机甲BREAKER里的指挥官并不是汤姆上将,而是尼古拉斯。”

联邦的军队一直将这个传闻视为一个笑话,帝国的机甲虽十分厉害,甚至使用了联邦目前并未使用的先进科技,甚至让他们怀疑帝国的机甲已经有真正的人工智能。但他们没人相信冲锋陷阵的机甲里的人,会是帝国的储君。

“……”曹侵云不知道聂辛为何会突然提起这件事,身为储君他不被允许上战场,但几次战事危急,他心急如焚,只有一个念头,他要击溃这些蝼蚁,他要占据联邦的土地,他不可能忍受失败!他假借汤姆上将的名义进入机甲时,汤姆差点对着他哭出来:“殿下,求您赶紧出来吧,您若是有个三长两短,我该如何和皇帝陛下交代啊?”

曹侵云任机甲覆盖自己的身体,银色的冷光将他绝丽的容貌渐渐隐没,他只是说:“得不到胜利,我宁可死亡。”

转眼间前方的游客成功和机甲人合影,慢慢散去,他们自然而然成了队列的前端。

那个足有五层楼高的巨大机甲人的脸上,突然浮现一个狡黠的笑容:“你,不会是联邦派来的卧底吧?我从你身上察觉到了熟悉的坏人的气息!”

聂辛并没有什么反应,而他身边的“路易”却皱着眉,冷冷说:“闭嘴。”

机甲人系统突然噤声,广场上顿时安静,只有夜风和明月,“路易”侧头问聂辛:“你想要合照吗?”

聂辛突然目光犀利地看了身后的机甲一眼,摇头说:“不必,我们进去吧。”

聂辛唯一感兴趣的游戏,大概就是机甲操控,和军事学院里正儿八经的模拟不同,游戏基地的难度调低了很多,即便如此,游客们还是少有人能够通关。

一个屡次不能通关的年轻男人抱怨着:“这也太难了吧,我不信有人能打到最后通关。”

他的女友戳了戳他的后背:“你旁边不就有一个?”

身旁的男人黑发略长,扫着一段瘦削细长的脖子,他双手握着控制器微微抬高,而前方的屏幕上,不断爆起一团团胜利的烟花,配合着激昂的战歌。

这个战歌必须在成功通关后才会唱出来,女友的年轻男伴只听了两次而已。

转眼间,隔壁男人已经通关到最后,他纤瘦的后背因控制动作而线条明显,两片蝴蝶骨简直振翅欲飞。随着终极关卡的通过声音响起,无数代币哗哗从机器口吐了出来。

要知道这代币是可以换做货币使用的,周围的人发出尖叫和掌声,男人却似乎没多少收拾代币的意思。

“你看看人家!”女孩儿推了推自己的男伴。

年轻男人不甘心地撇撇嘴,给自己挽尊:“我听说这些机器都有一定的通过率。如果很久没有人打通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