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灯阁 > 历史军事 > 从神探李元芳开始 > 第七百三十五章 岁安二期招人中……

第七百三十五章 岁安二期招人中……

    “大名府!”

    吴用仰首望着那雄伟的城门,镇定心神,牵着矮马,走了进去。

    入了城后,他步伐不紧不慢,但目的地很明确,直达通缉告示处。

    这里没什么百姓围观,两名衙役也无所事事地守在边上,目光空洞地看着来往行人。

    吴用看似与其他人一样,走了过去,实则视线敏锐地在上面迅速扫动了几下。

    发现丁润和公孙昭,依旧是通缉榜的中流砥柱,他自己、晁盖、雷横和朱仝的名字也没有成为后起之秀,不禁暗松一口气。

    正常情况下,山东郓城县的事情,是不可能这么快传到河北大名府来的,但因为涉及到了朝廷目前的头号要犯丁润,还真的难说他们会不会受到牵连。

    所以吴用此次入城,无疑是担着风险的。

    但相比起晁盖、雷横和朱仝武艺高强,应变不足,他还是觉得由自己走这一趟,是最佳的选择。

    直到确定了榜上无名,羽扇才被吴用重新取出,一边轻轻摇动着,一边欣赏着这座车水马龙的繁华城市。

    顺带思索一下,趁现在还没被官府通缉,是不是先做件让绿林好汉刮目相看的大事,使得晁盖这位托塔天王,在河北也能迅速声名鹊起。

    有鉴于此,吴用专往茶馆酒肆,市井子聚集的地方靠,摇着羽扇聆听。

    没多时,一条值得关注的重磅消息就传入耳中:“兵马都监王继英当街杀人,被拿入牢中!”“知府这次要秉公处置了!”“可不么,死的是知府之子啊!”

    吴用立刻精神了,却没有盲目听信,马上朝着衙门而去。

    果不其然,这里出现了更多的闲汉。

    三三两两,聚在一块,脸上满是兴奋的笑容,谈论着那个高高在上的大人物,如何跌落尘埃,甚至还不如他们。

    毕竟他们再落魄,脸上可没有金印不是?

    “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啊!”

    吴用仔细旁听,摇着羽扇的速度渐渐加快,心中有了主意。

    确定开堂审问的时间,算了算这位王继英一旦定罪后,何时会真正刺配,吴用的眉头又皱起,觉得有些棘手。

    主要是时间太紧张,导致的人手不够。

    “目前我们尚未占下地盘,单凭那些半途跑了大半的庄客,怕是人手不足!”

    “当务之急,还是占下一处如白沙坞那般的堡寨,打出旗号,壮大势力!”

    “要马上联系那位林二郎么?”

    想到自己一行狼狈的模样,吴用有些抵触。

    他好不容易拉来了晁盖,却一副要完全投靠对方的架势,这怎么行?

    但考虑到短短时间,此人在大名府内也谈不上什么根基,双方可以进行一场平等的合作,倒不必错失了机会。

    甚至在他心中,晁盖的豪爽和气概是决计不比那位差的,如今又意外收获了雷横和朱仝两员干将,如何不能暗暗一较高下?

    有了目标,吴用离开衙门口,准备打听林二郎的所在。

    可以从狮子骢上作为切入点,相信只要看过那匹龙驹的都会印象深刻,自然能找到……

    “快!快走!樊楼开业了!”

    “天下第一楼不是在汴京么?怎会在我们大名府?”

    “说是分店,快来城东,原常庆楼的地方!”

    不过没等他开口问,不远处轰的一下,陡然热闹起来。

    吴用眉头微动,也跟着行人朝着一个方向汇聚过去。

    然后就见得自己想要寻找的目标,正鹤立鸡群地站在一座彩楼欢门前,笑吟吟地看着客人。

    开酒楼对于李彦而言,也是一件十分新奇的事情,所以在开业的这天,他亲自到场。

    而当那道审视的视线一望过来,李彦的目光就看了过去,对着这熟悉的书生身影颔首致意:“吴学究。”

    “短短时间,此人就在大名府开店了?是掌柜么?不……不对!”

    吴用深吸一口气,缓步上前,眼神不断扫视,看着这座虽然不是特别高大华丽,却设计得颇为匠心独运的彩楼欢门,再听着那操着京师口音的茶酒博士迎客,最终到了面前,微笑拱手道:“恭喜林公子的酒楼开业!”

    这般语气,好似是已经确定了对方有樊楼的股份,做了充足的准备,特意来贺喜一般,完全没有半分恰逢其会的愕然。

    李彦看了看他,有些莞尔:“多谢吴学究!请!”

    “请!”

    后院的雅间还没有装潢好,他带着吴用来到正堂靠窗的一桌,点了酒菜:“品尝一下和旨酒?”

    吴用继续微笑:“久闻京师七十二家正店各有名酒,如樊楼的‘和旨’‘眉寿’,会仙楼的‘玉胥’,时楼的‘碧光’,这和旨酒也是数一数二的,酒劲绵长,更如圣旨天霖,回味无穷,小生有幸,自不推辞!”

    李彦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