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进书中这么久,直到这时,方青泽才想起来,这本书,它是有女主的。

而且女主还凭借一己之力,让全文感情戏的狗血淋漓达到顶峰。

概括说来,就是全世界都爱男主,只有女主不爱;全世界都恨男二,只有女主爱他。如此才造就了之后一系列三角恋的苦情追逐戏。

方青泽之所以如此执着于前往下修界,还有一个重要原因——

他真的半点也不想混入这种古早狗血剧情啊喂!

但现在看来,女主怕是提早就去了下修界,甚至还带着同他一样捉拿施洛遥的任务。这段离奇曲折的狗血孽缘,恐怕注定没法逃掉了。

“师兄。”

正在心中戚戚哀叹,清咧的嗓音灌入心海,方青泽微微回神。

“师兄,可是我弄疼你了?”

“噗!!咳咳咳。”黄卫理一口茶水呛入气管,咳得惊天动地。

他就知道!他就知道这二人关系非同一般!

方青泽浑身一顿,瞳孔震颤,这句话,怎么就这么不对味儿?

但抬首望去,烛光下,小师弟那张脸温和恬静,俊美超俗。眉梢勾着一抹绯色,墨黑眼瞳无辜地望向他,闪烁着诚挚的歉疚之意。

错觉!一定是错觉!

小师弟能有什么坏心思呢。

一顿饭魂不守舍地吃完,接下来就到作别工具人的时候了。

方青泽伸了一只手,摊在黄卫理面前:“把你的腰牌给我。”

黄卫理正叼着半只烤至金黄的大鸡腿,嘴里含糊地问:“师兄,你要我腰牌做甚?”

方青泽道:“带人去下修界。”

腰牌是每位宗门弟子独一无二的贴身之物,既可作储物之用,也能刻带各种花里胡哨的法阵法门。

因为接了五级任务,此时黄卫理的腰牌中,就刻着前往下修界的特殊法门。

黄卫理这才明白他的意思,骇得大口一张,鸡腿哐当落回碗中。

惊恐的目光在一站一坐二人身上来回扫视:“师兄,你,你要带他去下修界?”

没等方青泽开口,他就摇头如拨浪鼓:“不行啊师兄,我爹说过,谢师弟他一定不能去那里的。”

方青泽微微一笑,变术法似的从身后掏出几个荷包,拿在手里掂量两下,金钱碰撞的声音无比悦耳。

“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一向贪财好吃的黄卫理这次却无比坚决,斩钉截铁道:“不行,绝对不行!我爹知道了,非把我皮扒下来不可!”

方青泽不疾不徐,笑眯眯地问:“那这么说,黄师弟是想亲自同我去下修界咯?”

黄卫理神色一凛,眼中淌出惧色。

方青泽假作叹息:“没想到黄师弟竟有如此觉悟,宁愿放弃这满大街的珍馐美味、金银财宝,也要奋不顾身同我前往下修界捉拿宗门叛徒,实在令人佩服。”

“只可惜下修界险恶非常,什么孤魂野鬼,蟑鼠虫蛇爬得满地都是,师弟这般天真可爱,一不留心怕是就得……”

“师兄,师兄!”黄卫理听得浑身炸毛,非常没有骨气地一把将腰牌拽下来,拱手放入方青泽的掌心,“既然如此,还是拜托师兄帮我完成任务吧。”

方青泽笑着“嗯”一声,手指一勾将腰牌收入囊中。又想起什么,向黄卫理说道:“我也有一事要拜托你。”

黄卫理道:“师兄你说。”

“你现在一路吃喝玩耍往回走,花多少钱我不会管,但切记要留下一锭元宝,待回宗门之后,去找我师尊洛纺长老,让她叫人帮我锻造一把佩剑。”

“待你拿到剑后,先收入囊中,再找机会偷偷带出来,回到此地给我发信号。”一口气吩咐完,方青泽将自己独有的几枚传讯符扔了过去。

黄卫理忙接过来揣进怀里,懵懂点头:“我记住了,师兄。”

在原书中,“涂生”出世极晚,原主直到灵寂时期才拿到那柄神武,在此之前一直素剑伴身。

涂生这种等级的神器,哪怕洛纺长老那位顶级铸剑师好友,也是拿到原主走南闯北夺得的上古寒铁,花费数年才能练就出来。

不过现在,方青泽没有寒铁,想要得到的也不是那把举世无双的神剑。长清门如此庞大的门派,哪怕没有上古材料,从武库里薅一薅,再借由铸剑师一双巧手,也是能锻出削铁如泥的好剑的。

毕竟他那美貌师尊洛纺长老……很不幸已经受了原主的荼毒,对他那叫情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