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青泽微一抬首,目光定驻在牌身上。

眼瞳微微涣散,只待少顷,眼底已经恢复清明。

他内力深厚,能够获取的信息比黄卫理更多更精细。

施洛遥。

长清门外门弟子,庆阳人氏,修为不高,只有培元三段。

施洛遥是远近闻名的采花大盗,近年在宗门里里外外犯案多达数十起。这种作风问题本不算什么惊天大案,离奇的是,被他所伤的女子,之后全都皮肤皱缩,形如枯槁,宛如行走的木乃伊。

脑子也变得浑浑噩噩的,嘴里喃喃自语,常年重复着“地府”、“有鬼”、“他来了”等等没头没脑的话语。

当然,任务本身只包括将人捉拿归案,不包括断案,因此这个任务唯一的难度在于——案犯逃去了下修界。

这恰巧是方青泽看重的点。

“师兄,这可是五级任务啊,你,你真的要接吗?”黄卫理呱噪的声音又开始摧残耳膜。

方青泽看他一眼:“五级任务怎么了。”

“别说这任务还要去下修界,历年来宗门历练任务,难度最多只接到四级。”说起正事,黄卫理的傻气居然散了几分。

但很快,方青泽就发现那只是自己的错觉。

只见黄卫理嘴角咧开,嘻嘻道:“因为接过五级任务的人都死了。”

“……”

方青泽又问:“去下修界,有什么问题?”

黄卫理凑上来,那张还算看得过去的清秀的脸占据了整个视线。

“师兄,你没病吧,”他瞪大眼,伸出两根手指在方青泽眼前晃了晃,“下修界又脏又乱,还有鬼,正常人躲开都来不及呢,你怎么还想去那种地方。”

被一个傻子说脑子不正常,方青泽连“生气”的气力都提不起来了。

他挥开黄卫理不安分的魔爪,半张俊脸隐在树林阴翳之中,看不出喜怒。

他选择下修界是有理由的。

他要将谢时韵送回去。

这个想法,令上修界任意一个弟子来评论,都会感叹残忍至极,但凡知道他俩敌对关系的,定会竖起拇指,赞叹一声:师兄牛逼。

这等折腾手段,可谓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毕竟下修界那般下作肮脏的地方,正常修士在里面都寸步难行,更莫说从下修界出来的叛徒了,还不知会受到何等令人发指的对待呢。

但方青泽不是原主那种人渣。

人是有归宿的,谢时韵的归宿,必定不在这里。

再者,真出了什么变故,大不了将人再带回来就是。

对于这个抉择,谢时韵本人应当不会有半分异议,毕竟小师弟太乖了,乖到逆来顺受,言听计从。

唯一的问题是——他要怎么把人带出去。

长清门之所以将人留下,最关键的还是一批腐朽老头从中作梗。

其中有一人最为突出,曾铿锵有力,坚定不移地表示。

“此子出山,天下大乱!”

很不巧,这人是黄卫理的亲生父亲黄隽英。更不巧,傻是会遗传的。

由于黄隽英这人平日里便神神叨叨的,因此他这番恐吓,没人太当回事。

话虽如此,若是谁有要把谢时韵送出山门,必定会遭到以他为首的顽固派的强烈反对。

方青泽主角光环再大,再嚣张,毕竟翅膀还没长硬,逆不过那群活了几千年的老妖精。

这可如何是好?

眼珠子囫囵一圈,视线落到那抹好奇地抻着脖子,左右探望的小傻子头上。

方青泽在心里一抱拳,既然如此,只能对不住了黄前辈。

“卫理,你过来。”方青泽拖长调子,笑得像只狐狸,哪怕黄卫理脑子缺根筋,也被他这模样麻得哆嗦两下。

“师兄……”

“你想不想同师兄一起出去见见世面?”

“好啊好啊,”黄卫理眼睛都亮了,随即想到什么,摇头如拨浪鼓,“不过师兄,我不去下修界的,那种地方……”

“放心,我不要你进去,你只需同我接个了这个任务,之后你便去各处游玩,做任务的事,交给师兄我就好。”

黄卫理似乎有些动心:“真的吗。”

“当然,”方青泽拍拍胸脯,继续鼓噪着:“师弟,你长这么还没出过宗门吧。外面的世界可大了。十里长街,比我们这山路大了岂止三五倍,街上摆着各种各样的摊子,有卖烧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