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青泽差点被呛到。

哪里不对?

不过答案并不重要,毕竟他连问题都没搞明白,只是随口一问,缓解一下氛围的尴尬。

但是……好像更尴尬了。

方青泽连忙换个话题:“昨夜为何是你来赴约?”

谢时韵如实道:“沈师姐让我去的。”

“沈丛心?”

“是。”

他答完话,撑不住困累,晃了晃,几欲摔倒。

方青泽唇角微抿,不再追问。环顾一圈,朝不远处指了指:“起来,去那边罚站。”

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是一颗粗壮茂盛的古木,谢时韵听话地爬起来,一瘸一拐朝那边过去。到了地方,他已经疼得说不出话,浑身都在痉挛,只能倚靠在树干上休息。

他闭上双眼,等着师兄肆虐般的暴打,或者至少是一顿羞辱。

然而一炷香的时间过去,什么也没有发生。

长睫微颤,再睁眼时,院内已经空无一人,只有几束山花开得烂漫。

方青泽回到房内,拿出纸笔,歪歪扭扭写下“沈丛心”三个字。

【温馨提示,修仙之人,写字最讲究工整。】系统毫无感情道。

“你闭嘴。”方青泽在心里低骂。但还是重新取了张宣纸,又规矩地写了一遍。

纸面上铺开一层并不复杂的人物关系网。

一边写,一边在心里暗自琢磨。

昨夜沈丛心与原主约好相会,后来不仅放了原主鸽子,还叫了他最讨厌的人前去顶替,这般所作所为,实在可疑。

还有那个撞破丑事的老冤家,未免也太巧了些……

还有今日之事。

那群人为什么要追来逼问谢时韵,“那时候”又指的是什么时候?

方青泽越想越迷糊,原文作者就顾着写男主各种风流韵事,剧情线爬得比乌龟还慢,以至于现在遇到这些怪事,他只能两眼一抹黑,从头开始。

在心里将作者鞭尸一顿,转眼,透过窗棂,恰巧看见参天古木下那一抹单薄的身影。

方青泽百无聊赖地支起下巴,指尖点在木桌上,目光来回逡巡。还好,那古木融合了他这院落所有灵气的精髓,想来对那小师弟能有所助益。

明的不能来,只能暗中帮助了。

说起这位小师弟,身世也当真是坎坷。

在这座修真大陆中,有着两片截然不同的世界,俗称“上修界”与“下修界”,中间横亘一道结界作为分隔。

要说为什么会有此一物,这事儿还得从五百年前的一次天地异象说起。

修真练气往往依山傍水,靠的是天地灵气。而在约莫五百年前,下修界所包含的东南两块大陆,不知因何缘故,仅仅一夜之间,自然灵气全都消失殆尽,不剩分毫。

这可谓古往今来第一大奇事,整个修真界都为之一震。

这般惊天动地的浩劫,再强大的宗门、大能,甚至神仙下凡也是办不到的。并非人祸,只能是天灾。

天地灵气就是修士的命。

一时间,东南大陆的修士挤破头皮朝其他几个大陆赶,有能力的自然就跻身而入,没能力的,轻则被赶回远处,重则当场毙命。

天下大乱,争夺灵脉、资源、法器成了修真界的家常便饭。

纷纷扰扰数年之后,兵火蔓延惊扰了隐居的散仙。最终,引得散仙们集体出山,联合缔造了一层结界,横跨在上修界与下修界之间,终于阻止了这场永无止境的战乱。

为防止惨剧再次发生,结界每年都由上修界的大能进行修补。没有特殊功法加持,就是有天大的能耐也跨不过去。

从那以后,结界之内,上修界灵力充沛,歌舞升平。而结界之外的下修界,永远死气沉沉,妖鬼横行。

恍若隔绝两世。

谢时韵之所以如此不受待见,就是因为他来自卑劣的下修界。

他是被长清门一位德高望重的长老带进宗门的,而就在不久后,那位长老竟然死在洞府之中,死状惨烈。

当时,敛尸人在洞内发现了几个字,是用长老心尖之血涂成的,写的是——

“留下他。”

此后很长一段时间,天下第一大门派长清门,因为一个下修的去留,争吵长达数月,差点造成百年难遇的内乱。

最终,谢时韵还是被破格留了下来,因为那时,他的灵质测试一骑绝尘,超过所有同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