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了动,唇形说的是:“师兄。”

这神情实在太过人畜无害,像只温和的小奶狗,和之前冷冽的模样判若两人。

方青泽微微一楞。忽而听到梦境中老者的声音,从前面的高台上远远传来。

“谢时韵,你可知错?”

偌大的青玉台上,一位身着古袍的老者负手而立,长须飘然,神情威肃,怒视法阵中的少年。

场景结合着脑内残存的记忆,方青泽很快意识到,此时他应当已经把昨晚偷情的锅全推给到了谢时韵头上,才能免于一难。

然而,背着黑锅的谢时韵却并未辩驳,叩首道:“弟子知错。”

老者从鼻腔中哼出一口气,凌空挥出一截长鞭,方青泽只见青黑色的闪电自眼前闪过,冲着谢时韵疾驰飞去。

不好!

方青泽下意识往前跨,没想到步履飞快,一闪身已到谢时韵身前,替他挡了那一鞭子。

轰的一声,剧痛瞬间从背心爬满全身,魂魄如同被无形的大手撅住,又生生抽离。方青泽疼得面目扭曲,啪嗒跪在地上。

台上台下,瞠目结舌。

方青泽自己也呆住了。

他只是想出手格挡,可丝毫没有要当活菩萨的意思啊。谁想到初来乍到,这具身体竟有些不听使唤。

【叮——违规行为,扣除男主力300分,当前男主力为-223372】

【系统警告,宿主前期不能做出过于OOC的行为,否则一旦被判为夺舍,将会魂飞湮灭!】

夺舍,即强行夺取他人魂魄,乃是修仙者的大忌,被发现后会被处以极刑。

方青泽疼得牙痒痒。什么破系统!做了好事,反而要被扣300分。

系统委屈巴巴【宿主,修真界的规矩,我也很无奈。】

不管怎么说,“方青泽”是打死也是不会为谢时韵挡鞭子的,他必须得给自己反常的行为找个说法。

方青泽想了想,转身跪向老者,含糊道:“弟子,方才酒醒,忆起昨日之事,好像……不全是师弟的错——”

合心长老眉头一挑,面露疑惑。

方青泽立马改口道:“但大部分还是他的错。”

一口咽下喉中血腥,脑子飞快地转:“只是,潞河书院正待参与考校,弟子不愿因为这等肮脏事,坏了书院的名声。”

谢天谢地,总算让他从犄角旮旯里想出男主的一个优点,那就是实力强。两人都是潞河书院的弟子,谢时韵被罚了,是要记在书院头上的,那么男主尽力想要达到的满分考校结果也就没了。

为求业绩,忍气吞声一次,没毛病。

对于眼前这个满身傲骨的天才修士,合心长老向来赞赏有加,听他这话,神色稍有舒缓:“不错。”

【叮——恭喜宿主,触发长老好感,男主力加500!当前为-222872。】

脑海中传来系统欢快的声音。

“错不在你,可以不用上报宗门,”合心长老一抚长须,托掌将他扶起。望向他身后的谢时韵,眉峰又凝住:“但此子一向顽劣,不能不罚!”

方青泽正要开口,远处飘来一个女声,将他的话头抢了过去。

“师尊,要不然,让我来惩罚他吧!”

一听这声娇喝,方青泽心里凉了半截。纵观整个长清门,敢在合心长老动刑时贸然闯入的,只有那位美貌绝伦的首席大弟子沈丛心,也是长老门下唯一一位女弟子。

更是——他昨晚本应偷欢的对象。

她怎么突然来了?

声音刚落,淡香袭来,妙龄少女已停在他身侧不远,昂首说道:“师尊,谢时韵不仅对师兄图谋不轨,他前日还想对我行不轨之事,可千万不能放过他!”

“什么?”合心长老一听,趔趄半步,抖着手怒声质问:“谢时韵,此事当真?”

看来长老动了真怒,方青泽一扫地上跪伏的谢时韵,见他神色茫然无措,摇头说:“并未。”

还好,这小子也不算太蠢,什么锅都往怀里揽。方青泽嗓子眼那口气还没松下来,又听他说道:“我只好男色。”

方青泽:???

“岂有此理!”合心长老气得脸都绿了,又要祭出长鞭。

方青泽赶紧上前两步,说道:“长老莫生气,小孩口无遮拦罢了,这样吧,既然是我师弟,怪我没教好,我这就将他领回去好好教训一番。”

他故意在“教训一番”几个字上加强了语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