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宗门向以清雅廉正为训!你身为门中最小的弟子,竟欲勾引师兄……”,声如擂鼓,一下又一下敲击着耳膜。

听声音是位老者,方青泽被他吵得天旋地转,额角突突地抽疼。

这……发生了甚么事?

在他千斤重的眼皮能撑开之前,叮一声脆响,另一道机械的声音直入脑海,肃清了周身的喧嚣。

【宿主您好,欢迎来到《至上邪尊成神之路》,我是001号男主维护系统。】

什么?至上邪尊?

方青泽差点没把头盖给掀了。

居然是这本书,史上坑爹的辣/鸡读本!

无数的信息扑棱着涌入脑海,方青泽脑子空了空,随即,不得不接受一个令人崩溃的事实——他竟然穿进了这本烂尾文,成了里面人人喊打的蛇精病海王男主!

方青泽在心中哀嚎连连。

什么仇,什么怨?!

要知道,在《至上邪尊成神之路》这本书中,方青泽身为男主,却是个空有一身金手指、一张妖孽脸,实际上没脑子没节操的蛇精病。完全绣花枕头一包草,中看不中用。

废柴也就算了,坏人该干的事他还一件也没落下。最后甚至练功走火入魔,一剑捅死了那个乖巧粘人,又美得惊天地泣鬼神的小师弟谢时韵。

谢时韵是什么人?

曾经荣登“史上最受欢迎男二”“史上最美强惨男二”“史上最惹人心疼男二”等各大榜单之首的男人。

而同时,方青泽在“最废柴男主”榜首钉着,扣都扣不下来。

谢时韵死了,书粉们一致爆发,集体抗议。

即使作者在一堆刀片中狼狈解释,男二的死是男主一生的痛,男主会就此崛起,偷偷苦练绝学,惊艳所有人。

但毫无作用,这本书还是从头到尾,连带世界观一起崩塌了。

呵呵,没有深情美强惨的男二,谁看这**文?

毁灭吧。

【咳咳】系统机械的声音适时响起【宿主,由于本书世界分崩离析,需要您来拯救自己的男主之位。】

【您当前的男主力为-223072。】

方青泽:……多少?

【-223072,宿主,您需要端正言行,尽快刷回男主之力。否则,在已完成的剧情走到尽头时,这个世界将会土崩瓦解。】

剧情走到尽头,也就是谢时韵被他一剑捅死的时候。

方青泽很想骂娘。

想起刚才听到那老者的声音,那顿劈头盖脸的训话,剧情进行到哪儿了?

……是男主调戏完大师姐?霸占了小师妹?还是将宗门清冷的女仙尊欺凌得面红耳赤?

好像都不是。

作为一个和渣男男主同名同姓的倒霉蛋,方青泽咬着牙将这本书看完了。他隐隐记得,里面有一段,大约还在前期,男主约了一位妙龄女修在雅室幽会,不知为何,来的却是谢时韵。

年幼的谢时韵俊脸姣好,经粉饰点缀之下,比美人更甚。醉酒后男主甚至没有认出来那是他一向讨厌的小师弟,疯狗一般爬上塌,就要霸王硬上弓。

不巧,这一幕被他的老冤家撞了个正着,当时就捅去惩戒院的合心长老那里了。

酒醒之后,男主脸不红心不跳,把所有罪责都推到了小师弟身上,自己拍拍屁股,全身而退。

而那一次,小师弟差点在惩戒台上被打断了腿。

经系统确认,当前正是这段剧情。

得,一来就遇上个烂摊子。方青泽深深叹了口气,从迷蒙中睁开双眼。

刚转醒,腿上一软,差点倒在地上,这具身体应该是跪坐太久,膝盖处一片红肿。但方青泽没有在意,他的目光,尽数让眼前的情景吸了过去。

艳阳高照,青石铺就的广场上,中央嵌着汉白玉石,像是一座特殊的法阵。而法阵之中,跪着一名骨瘦如柴的少年。身上灰白色的广衫破烂不堪,露出雪白的肌肤。

虽距离数十丈之远,但方青泽清楚地看到,他身上纵横交错的青紫色瘢痕。

触目惊心。

方青泽吸了口冷气,少年抬头看过来。

这张脸却俊美,剑眉凌厉,犹如锐利的刀锋。眼尾微微起翘,瞳孔深黑。

明明是少年人的眼瞳,却看不出半点稚嫩,如一汪沉谭死水。

就在他以为自己被人看穿时,少年忽然扯开嘴角,露出一个浅笑。

嘴皮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