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人有说有笑的来到了三楼。爱/阅/读

今天为了迎接董卓,三楼那平日的几道屏风全撤了,整个三楼就安排了一个大桌,放在了中央。

还有一桌陪席,离着大桌三米远放着。

王源将董卓让到了主位,然后招呼着诸位家主坐下。

李儒和王威自然是没有资格坐到大桌上,被安排着和那些家主的幕僚、管家坐在了陪席上。

宾主落座后,精美的菜肴就开始不停的被端了上来,董卓那边不去说。

陪席上的酒菜,那也是精致的很。

看着逐渐摆满桌子的佳肴,王威心中不由又想起了前几天那个将自己脑袋埋在黄土中,向自己哭诉的老人,他心中就开始不舒服了起来。

王源对着董卓介绍了一众家主后,笑着开口问道:

“不知道仲颖此次来武威,准备做些什么?”

董也是笑道:

“王公你也知道,那些羌人又开始不安分起来了,陛下让我来此,主要还是希望我能将凉州稳定下来。

这些年咱们大汉好不容易安稳了几天,正是要一鼓作气振兴起来的时候。

所以边境不能乱啊。”

王源端起一杯酒对着董卓道:

“不错,这可是大事啊,来来来,先喝一杯。”

董卓也端起了酒杯,一桌人都都端起了杯子,将酒水一饮而尽。

王源放下酒杯后,笑着说道:

“这样一来,仲颖怕是要征募不少士兵吧?”

董卓点点头道:

“不错,我算了一下,怎么也得再招募五万大军,这样才能震慑住那些羌人。”

王源笑眯眯的问道:

“那么仲颖可曾准备好粮草、甲胄、马匹?

仲颖你也知道,我王家在武威还是有些门路的,你要是需要马匹,我可以帮你筹备一些,价格嘛,也可以让你一分。

还有张家,他们家可是大地主,五万人的粮草,怎么也得先准备上十万石吧?

我可以替他做主,仲颖你只需要拿出两千万钱,这十万石粮草,明天就可以交给你。

张进,你说呢?”

张家的家主连忙点头道:

“王公既然开口,那么两千万钱,这十万石粮草我就贱卖给董大人了。”

董卓直听的眼角乱跳,王源还真敢开口,市价五十文一石的粮食,你竟敢两百文一石卖给我!

张家这个混账还大言不惭的说什么贱卖!

不等董卓开口,王源再次开口道:

“城中的铁匠铺子都是韩家的,只要仲颖放心,韩家自然会帮你把甲胄备齐,一套三百文如何?”

韩家的家主连忙点头道:

“董大人放心,王公既然开口,我肯定保证这些甲胄的质量,都是上乘的!”

董卓心中的怒火腾的就冒了起来。

大汉各州府都有武器库,武威这里自然不会例外,而且就他所知,武威是边境重镇的原因,武库中最少还会准备着一万套甲胄。

原本李儒说将各郡县武库中的甲胄收集一下,然后翻新一番,也就差不多能有个三四万套。

自己最多再打造上一万套新的甲胄,就足够使用了。

而且打造一套全新的甲胄,一百文钱足矣,王源开口就是让韩家给自己打造,还是三百文一套,他们到底想干嘛?

董卓没有开口,王源又说了一些其他的军需,在坐的家主都一一承诺。

李儒在一旁听的,心中连连叹气,这些世家果然是有备而来。

这哪是什么接风宴?

分明就是一场瓜分的宴席,自己早就应该想到,这些吃人不吐骨头的家伙,要是没有好处,怎么会上赶着来见董卓!

希望岳父不要直接掀桌子,先忍让一番,等回去商量一番后,再来和他们博弈。

自己还想从他们手中谋划些赞助,看来还是有些想当然了啊。

董卓脸色已经涨的通红,却是死咬住牙关,没有暴起,终于还是开口道:

“王公、诸位,还请听我一言。

这一次陛下派我来此,只拨付了我一千两黄金,我知道诸位都是好意,可是我实在没有那么多钱去采买。

还请诸位看在仲颖来此,也是为了守护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