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镇门口那,牛车上一众妇人才停止了扯呱,两三人结伴着一块去集上买鸡蛋。??

苏香薷领着三个娃一到镇上,白初夏穿着的棉服就吸引了路人的眼光,这冬衣看着咋那么奇怪呢。

白初夏的棉服类似于现代的那种ins风中长款棉服,衣领上搭了个帽子,帽子边里头塞了棉花,看着圆圆的,下面裤子是贴腿的卫裤,裤腿上缝了只立体的棉花兔。

“娃们快进来暖和一下。”白孝雨站在门口招呼四个人,又是倒热水又是端火盆的。

“肚饿不?吃饭没呢?”白孝雨问起四人。

“不饿不饿,你忙你的。”苏香薷连忙摆手。

叶笙给三姐妹端来一盘子鸭货,白初夏爱啃的鸭脖居多,这鸭脖卖不出去,人家嫌弃肉少骨头多。

“小笙啊,你晓不晓得哪能去买铺子?”苏香薷问道。

叶笙面喜,立马道:“刚好旁边那家就要卖,不然等中午那家老头来的,我们去问问价格咋样。”

“里头有住的地方吗小姑父?”白初夏啃着鸭脖问。

“不晓得。”叶笙摇摇头,“咱中午去看看。”

苏香薷闲不住,系好了牛车进屋里问三个孙女,“我去逛逛,你们几个去不去?”

白初夏摇摇头,太冷了不想动弹。

老太太一个人挎着小篮子去集市那闲逛,严嫂刚好蹲在那卖鸡蛋,前头有人挑挑拣拣大半天就买了五个。

“还有这么多呢。”苏香薷掀开篮子上的布瞅了一眼。

严嫂叹了口气,“不好卖啊。”

苏香薷望望四周卖鸡蛋的妇人们,凑在严嫂小声的说:“我都买了,你别蹲这了,陪我去逛逛啊。”

严嫂惊讶,一把拉住苏香薷的胳膊,“真的啊大娘?”

苏香薷点点头,示意她拎起小篮子。

“你不卖啦?”旁边邻村的妇人问。

“不卖了。”严嫂笑眯眯的掸了掸衣服的尘土。

两人并肩在集市上闲逛着,一路逛,苏香薷就将蛋糕铺招人的事告诉了她。

“就是冬天一来一回麻烦点,你来做不?”老太太问。

“多少钱一月啊?”严嫂眼睛亮晶晶的看向她。

“我先给你开二两银一个月,后面干得好就往上涨。”苏香薷乐呵呵的说,这月银可不少啦,她以前一个月出诊费都没这么多。

果然,严嫂立马点头答应,连声感谢着苏香薷。

“来。”两人悄摸的拐进小巷子里。

“你算算鸡蛋多少钱,我给你结了。”

“行。”严嫂扒拉了一下篮子里的鸡蛋,“二十六个,七十文就中。”

“可不行。”苏香薷还是数出了七十八文给了过去。

“谢谢大娘了!”严嫂拿着到手的铜板不住感谢,心里面特别高兴,娃的冬衣有着落了!

“不用谢,咱去买棉花。”苏香薷拍拍她的手笑眯眯的说。

“哎!”严嫂揉了揉红了的眼眶子,拎起篮子一块去衣铺里。

铺子门口的招牌上写了棉花价格,严嫂望了一眼,心中叹了口气,“这又比昨天贵三文呢。”

苏香薷也瞅见了,劝慰着她说:“买点够娃的冬衣就行,等有新棉来了肯定会降的。”

“行吧。”严嫂点点头,抬脚进了衣铺里。

铺子里面有不少人在讨价还价的买陈棉,都是希望能少个一两文钱。

“老太太,买啥啊?”伙计笑眯眯的过来问。

“买点棉花,还有不?”苏香薷问。

伙计立马拿出三种不同的棉花放在她们跟前,“前年的棉,去年的棉,新棉,价格不一样。”

严嫂咬着牙伸手摸了摸三种棉花,又掂了掂钱袋子,心里纠结起来。

一边是衣铺里的讨价还价,一边是离大安镇不远的千洲城已经开始打起来了,起因是秦恪凭着记忆配了个大炮仗出来,结果直接将炮仗放在投石机里扔向了对面。

周同气炸,怒骂对面的人是无耻之徒!

大胡子直接出城挑衅他们,周同便派了将出城应战。

同时,明铭收到了皇帝的加急手谕,东临议和出尔反尔,竟直接伤了北渊的使臣,于是皇帝直接让他们攻打万顷城。

“集兵!攻城!”明铭一声令下,驻守在千洲